红房子往事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钟红明 发表时间:2017-07-26 09:53

  钟红明 上海《收获》杂志副主编

夏天的街道,热气腾腾,不过上海市中心的一些街道,马路不宽,法国梧桐茂密的枝叶遮蔽了上空,还有些阴凉。忽然看见“红房子西餐社”的招牌从淮海路一片法式建筑的红砖中冒出来,便走了进去。

咖啡,居然还加的是炼乳。瞬间,多年前的老记忆覆盖了咖啡的香气。如今的“红房子”,算是“父母那辈”的怀旧款西餐厅。

1985年我大学毕业进了位于作协大院里的《收获》杂志,而当时依旧盛名的 “红房子”,就在不远处的陕西南路上。当年杂志社还经常请作家到上海来修改小说,有时,就在“红房子”宴请作家。据说“红房子”1935年初开时叫“罗威饭店”,当时在霞飞路(今淮海路),后来1945年在亚尔培路(现陕西南路上)重开,店名叫“喜乐意”。五十年代,梅兰芳偶然造访,提议根据店标特点——红门楣红门楼,更名“红房子”。据说,张爱玲当年就爱吃红房子西餐,张爱玲最爱的菜单是:洋葱汤、烙鳜鱼、烙蜗牛、芥末牛排。赵丹、黄宗英、白杨、王丹凤、俞振飞等,都爱点这几款。

八十年代我们去的“红房子”,门面不大,进门左手是大堂,转身上二楼,菜式是法式风味,我们经常点的是罗宋汤或者洋葱汤,明虾杯,牛排,“烙蛤蜊”则一定会点。它从法国人的“烙蜗牛”变化而来,将蛤蜊取出洗净滤干,加香料、油、酒、蒜泥、芹菜末,再放入壳内,上炉烧焙,异香扑鼻。同事对我说,“文革”前他们过生日到红房子,几个小朋友可以用10元“吃一桌”了。

观看那时被宴请的作家对这些菜肴的表情,那是非常丰富的:北方乡村出身的作家,对蛤蜊这种食材深表怀疑,铁扒鸡,那个还好,浓郁的沙司,也有点古怪……自嘲土包子啊。就像阿城在《思乡与蛋白酶》中说的,小时候食物链单调,没有产生消化酶。欣喜的是我的胃。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红房子往事

羊城晚报  作者:钟红明  2017-07-26

  钟红明 上海《收获》杂志副主编

夏天的街道,热气腾腾,不过上海市中心的一些街道,马路不宽,法国梧桐茂密的枝叶遮蔽了上空,还有些阴凉。忽然看见“红房子西餐社”的招牌从淮海路一片法式建筑的红砖中冒出来,便走了进去。

咖啡,居然还加的是炼乳。瞬间,多年前的老记忆覆盖了咖啡的香气。如今的“红房子”,算是“父母那辈”的怀旧款西餐厅。

1985年我大学毕业进了位于作协大院里的《收获》杂志,而当时依旧盛名的 “红房子”,就在不远处的陕西南路上。当年杂志社还经常请作家到上海来修改小说,有时,就在“红房子”宴请作家。据说“红房子”1935年初开时叫“罗威饭店”,当时在霞飞路(今淮海路),后来1945年在亚尔培路(现陕西南路上)重开,店名叫“喜乐意”。五十年代,梅兰芳偶然造访,提议根据店标特点——红门楣红门楼,更名“红房子”。据说,张爱玲当年就爱吃红房子西餐,张爱玲最爱的菜单是:洋葱汤、烙鳜鱼、烙蜗牛、芥末牛排。赵丹、黄宗英、白杨、王丹凤、俞振飞等,都爱点这几款。

八十年代我们去的“红房子”,门面不大,进门左手是大堂,转身上二楼,菜式是法式风味,我们经常点的是罗宋汤或者洋葱汤,明虾杯,牛排,“烙蛤蜊”则一定会点。它从法国人的“烙蜗牛”变化而来,将蛤蜊取出洗净滤干,加香料、油、酒、蒜泥、芹菜末,再放入壳内,上炉烧焙,异香扑鼻。同事对我说,“文革”前他们过生日到红房子,几个小朋友可以用10元“吃一桌”了。

观看那时被宴请的作家对这些菜肴的表情,那是非常丰富的:北方乡村出身的作家,对蛤蜊这种食材深表怀疑,铁扒鸡,那个还好,浓郁的沙司,也有点古怪……自嘲土包子啊。就像阿城在《思乡与蛋白酶》中说的,小时候食物链单调,没有产生消化酶。欣喜的是我的胃。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