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岸雅舍:余光中的会客厅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维樑 发表时间:2017-07-26 09:31

  黄维樑 香港学者、作家

余光中行动缓慢,“护井的人”不让他到中山大学山顶的文学院办公室。室中一壁海景窗户之外,其余三壁和一地板堆高的书刊文件,以及不断涌进的新印刷品,文字的墨浪甚于西子湾的海浪,任何人都难以招架,遑论书海畅泳。然而,久违了妻子之外的另一个终身伴侣,诗翁思念之情何时或已?

2004年夏天,我和陈婕参观中大光华讲座教授余先生的阔大办公室,十分惊讶。我对她说:“从前在香港中文大学,余教授的学校办公室和宿舍书房,各类书报刊各就其位,井然洁然,书斋不闹书灾。”时隔13年,我想现在办公室的灾情一定更为严峻。其实不去办公室,家里的书报刊还是看不完整理不完的。

自从迁出中大校园的宿舍之后,余家一直安居于高雄市中心之北,在一心二圣……九如十全路再北上,在光兴路的左岸大厦。大厦在爱河之西,以左右分西东,即是左岸。我国长江以东的南京苏杭一带,谓之江东,或称江左,人文荟萃;巴黎有塞纳河,其左岸是文化蓬勃之区。文坛重镇安家于“左岸”,不亦宜乎!

余家在左岸高楼安居多年,宽敞而不豪华的大宅,因为“卷帙繁浩”过甚,乃另购新居,在原宅的下一层。新居摆设简雅,明亮素净,成为会客之厅。我从前在台湾教书的那些年,数度探访,且曾留宿。如今所见的“雅舍”,摆设与书刊比前多了,而主人也比从前年迈了。马先生曾二度来此拜望余先生伉俪。他仰慕诗翁,曾购买余著《分水岭上》数百本,嘱咐各级官员阅读,藉此提高中文写作的能力。

(“高雄访诗翁”3)

编辑:林晓彦
对《左岸雅舍:余光中的会客厅》表态
对《左岸雅舍:余光中的会客厅》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