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耳(作家):保持“锐”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羊城 发表时间:2017-07-26 09:12

田耳(作家):保持“锐”

“锐·小说”这个词的意思是新锐、锐利,不忘初心,不断保持自己写作的锐气。其实,一转眼正好今年不惑之年,按道理说比以前清醒一点,我们要保持“锐”。我写作和别人不太一样,因为我手快,但写得不多,我花大量的时间忘掉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想以一种全新的姿态进入我的下一部小说,我想写出一个全新的东西,这也是我写作的快感。

旧海棠(作家):写作什么时候都不晚

我们都必须经过一个愤怒期,也可能恨过,埋怨过。经过这些之后,再去重新打量,对这个事物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如果我18岁写作肯定就不是像现在这样,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写作什么时候都不晚,我们的年龄越大,当我们的心能够重新认识世界的时候,我觉得态度就出来了。

陈再见(作家):按规律走

我觉得每位写作者都在按规律走,尽管这个规律是违背自己的。这种规律是自然的规律,你有时候写着写着就这样子了,包括我们在创作一部小说也一样,创作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人物按照自己的性格来发展。你把一个场景、环境描绘出来了,这个人物就会自己生长,这跟我们人的生长也是一样的。你会被别人的期望左右,你也会有意无意地去配合,因为大家都生活在一个环境中。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这种配合有时候就不存在了,你会往自己的方向去发展。我们暂且不讨论这个方向对不对,但总体来说,这个方向是符合自己的生活状态的。

走走(作家):思考曾经发生过的

我理解的“锐”,就是我们如何去思考曾经有过的在这个大地上发生过的事情,而这些事情跟我们今天的命运也曾息息相关。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田耳(作家):保持“锐”

羊城晚报  作者:羊城  2017-07-26

田耳(作家):保持“锐”

“锐·小说”这个词的意思是新锐、锐利,不忘初心,不断保持自己写作的锐气。其实,一转眼正好今年不惑之年,按道理说比以前清醒一点,我们要保持“锐”。我写作和别人不太一样,因为我手快,但写得不多,我花大量的时间忘掉自己以前写的东西,想以一种全新的姿态进入我的下一部小说,我想写出一个全新的东西,这也是我写作的快感。

旧海棠(作家):写作什么时候都不晚

我们都必须经过一个愤怒期,也可能恨过,埋怨过。经过这些之后,再去重新打量,对这个事物的理解是不一样的。如果我18岁写作肯定就不是像现在这样,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写作什么时候都不晚,我们的年龄越大,当我们的心能够重新认识世界的时候,我觉得态度就出来了。

陈再见(作家):按规律走

我觉得每位写作者都在按规律走,尽管这个规律是违背自己的。这种规律是自然的规律,你有时候写着写着就这样子了,包括我们在创作一部小说也一样,创作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人物按照自己的性格来发展。你把一个场景、环境描绘出来了,这个人物就会自己生长,这跟我们人的生长也是一样的。你会被别人的期望左右,你也会有意无意地去配合,因为大家都生活在一个环境中。到了三分之一的时候,这种配合有时候就不存在了,你会往自己的方向去发展。我们暂且不讨论这个方向对不对,但总体来说,这个方向是符合自己的生活状态的。

走走(作家):思考曾经发生过的

我理解的“锐”,就是我们如何去思考曾经有过的在这个大地上发生过的事情,而这些事情跟我们今天的命运也曾息息相关。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