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珍专访:呈现当代文学的先锋性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朱绍杰 吕敏 发表时间:2017-07-26 09:12

  □羊城晚报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 吕敏

网罗年轻、优秀的作家

——花城出版社“锐·小说”策划文珍专访

羊城晚报:花城出版社“锐·小说”系列已经持续多年。这个系列的启动有何契机?

文珍:“锐·小说”自2015年推出,至今已出版三辑共17本,第四辑5本正在编辑中。策划原因是当代优秀的70、80后青年小说家,如徐则臣、田耳、蔡东、马金莲,等等,他们的创作成熟有品质,但市面上在2015年之前还没有书系能将这些作家作品做一个集中呈现。在这些优秀青年作家当中,徐则臣、田耳等实力纯熟,获得过各大奖项肯定;其余如蔡东、双雪涛、马金莲等,他们在文坛崭露头角,创作稳定,却暂时还未能像前者那样知名。

“锐·小说”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年轻、优秀、有实力、有潜质的作家网罗起来,集中做一个当代中国新锐作家作品大展。力争呈现和保有当代文学的先锋性,表现和记录中国人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心路历程和时光流转,以求勾勒中国小说创作的轨迹和亮点。

羊城晚报:作为这个系列的编辑,您和您的团队是怎样发现这些年轻作家的?在建立良性互动的方面,有何经验?

文珍:花城出版社是中国华南地区最大的专业文艺出版社,还拥有大型双月文学期刊《花城》杂志,故有丰富的作者资源。“锐·小说”亦与《收获》等刊合作,资源共享。加之年轻作家评论家们的相互欣赏推荐,例如第一辑的蔡东推荐了第三辑的旧海棠,第二辑的双雪涛推荐了第三辑的走走。个人认为一个好的编辑要兼具社会活动家的功能,在阅读、交往等日常生活中,敏锐发现优秀的作家作品。

广东“锐·小说”开创先河

羊城晚报:近年来,在发掘年轻作家方面,广东出版界在全国处于怎样的位置?

文珍:广东开创了一个先河,因为有“锐·小说”、有鼓励支持先锋创作的《花城》杂志和花城出版社。当然,还有广东省宣传部门的大力支持,使我们的品牌能在全国数百家出版机构中脱颖而出。“锐·小说”第一辑荣获2016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大奖,与我们省内各方及同仁的支持息息相关。

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开明、创新的氛围给青年作家们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环境。这就是为何我们广东省的“草根”作家、民间作家如此丰富,民间文学如此发达,如“锐·小说”中深圳的旧海棠、陈再见,东莞的阿微木依萝,即将收入第四辑的90后黎子等。

羊城晚报:从编辑的角度出发,近年来年轻作家作者与过去有何不同?

文珍:他们关注自身经验,注重阳光鲜活的表达,没有前辈作家身上那种沉重的负担和使命感。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他们笔下的故事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现今的社会和生活,是活力和生命所在,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羊城晚报:有人说今天是一个小时代,文学创作上更注重个人的经验与表达。您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文珍:认同。

羊城晚报:都市题材在“锐·小说”系列中占了相当比例。在您看来,都市小说会是未来创作的趋势吗?

文珍:都市题材是城市化过程中读者较为广泛普遍的选择,以陈再见、阿微木依萝们为例,他们都是从贫困小渔村小山村走出、栖身于繁华城市的,他们的创作就是他们回望的生活和喧闹的当下。其实,现实题材、当代题材,记录发生在我们身边、挖掘人心的故事的都是未来创作的趋势。

羊城晚报:互联网已经是年轻人离不开的表达媒介。您如何看待年轻人的网络写作?

文珍:网络写作是一种媒介选择,是一个很好的表达平台。关注网络创作也是我们一项重要的工作,像现在我们推出了一个新的系列——“罪推理事务所”丛书,就几乎都是网络作者的作品。

羊城晚报:对于年轻作者来说,他们最需要提升与发展的方向在哪里?

文珍:增加生活阅历和阅读经验,方可破除自身局限。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文珍专访:呈现当代文学的先锋性

羊城晚报  作者:朱绍杰 吕敏  2017-07-26

  □羊城晚报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 吕敏

网罗年轻、优秀的作家

——花城出版社“锐·小说”策划文珍专访

羊城晚报:花城出版社“锐·小说”系列已经持续多年。这个系列的启动有何契机?

文珍:“锐·小说”自2015年推出,至今已出版三辑共17本,第四辑5本正在编辑中。策划原因是当代优秀的70、80后青年小说家,如徐则臣、田耳、蔡东、马金莲,等等,他们的创作成熟有品质,但市面上在2015年之前还没有书系能将这些作家作品做一个集中呈现。在这些优秀青年作家当中,徐则臣、田耳等实力纯熟,获得过各大奖项肯定;其余如蔡东、双雪涛、马金莲等,他们在文坛崭露头角,创作稳定,却暂时还未能像前者那样知名。

“锐·小说”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年轻、优秀、有实力、有潜质的作家网罗起来,集中做一个当代中国新锐作家作品大展。力争呈现和保有当代文学的先锋性,表现和记录中国人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心路历程和时光流转,以求勾勒中国小说创作的轨迹和亮点。

羊城晚报:作为这个系列的编辑,您和您的团队是怎样发现这些年轻作家的?在建立良性互动的方面,有何经验?

文珍:花城出版社是中国华南地区最大的专业文艺出版社,还拥有大型双月文学期刊《花城》杂志,故有丰富的作者资源。“锐·小说”亦与《收获》等刊合作,资源共享。加之年轻作家评论家们的相互欣赏推荐,例如第一辑的蔡东推荐了第三辑的旧海棠,第二辑的双雪涛推荐了第三辑的走走。个人认为一个好的编辑要兼具社会活动家的功能,在阅读、交往等日常生活中,敏锐发现优秀的作家作品。

广东“锐·小说”开创先河

羊城晚报:近年来,在发掘年轻作家方面,广东出版界在全国处于怎样的位置?

文珍:广东开创了一个先河,因为有“锐·小说”、有鼓励支持先锋创作的《花城》杂志和花城出版社。当然,还有广东省宣传部门的大力支持,使我们的品牌能在全国数百家出版机构中脱颖而出。“锐·小说”第一辑荣获2016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大奖,与我们省内各方及同仁的支持息息相关。

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开明、创新的氛围给青年作家们提供了良好的创作环境。这就是为何我们广东省的“草根”作家、民间作家如此丰富,民间文学如此发达,如“锐·小说”中深圳的旧海棠、陈再见,东莞的阿微木依萝,即将收入第四辑的90后黎子等。

羊城晚报:从编辑的角度出发,近年来年轻作家作者与过去有何不同?

文珍:他们关注自身经验,注重阳光鲜活的表达,没有前辈作家身上那种沉重的负担和使命感。这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他们笔下的故事真实地反映了中国现今的社会和生活,是活力和生命所在,是中国的希望所在。

羊城晚报:有人说今天是一个小时代,文学创作上更注重个人的经验与表达。您认同这样的说法吗?

文珍:认同。

羊城晚报:都市题材在“锐·小说”系列中占了相当比例。在您看来,都市小说会是未来创作的趋势吗?

文珍:都市题材是城市化过程中读者较为广泛普遍的选择,以陈再见、阿微木依萝们为例,他们都是从贫困小渔村小山村走出、栖身于繁华城市的,他们的创作就是他们回望的生活和喧闹的当下。其实,现实题材、当代题材,记录发生在我们身边、挖掘人心的故事的都是未来创作的趋势。

羊城晚报:互联网已经是年轻人离不开的表达媒介。您如何看待年轻人的网络写作?

文珍:网络写作是一种媒介选择,是一个很好的表达平台。关注网络创作也是我们一项重要的工作,像现在我们推出了一个新的系列——“罪推理事务所”丛书,就几乎都是网络作者的作品。

羊城晚报:对于年轻作者来说,他们最需要提升与发展的方向在哪里?

文珍:增加生活阅历和阅读经验,方可破除自身局限。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