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箭扣长城结束修复通过验收 20万砖料全靠人抬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张航 发表时间:2017-07-19 09:58

万里长城自山海关始,嘉峪关终,绵延数省,但最为人所熟知的就是北京段。北京段长城中,公认险峻的便是位于怀柔的箭扣长城。这段长城因城墙蜿蜒卧于山脊之上,形如满弓扣箭而得名,尤其是从“天梯”到“鹰飞倒仰”这一最险段,每年吸引不少“驴友”尝试攀爬。然而,历经风吹日晒,加上人为攀登,箭扣长城“病了”:墙顶树木丛生,边墙宇墙多处坍塌残损,砖石坠入深谷,既危及长城结构,又带来安全隐患。

从去年6月起,箭扣长城“天梯”至“鹰飞倒仰”段启动大修。在经历了355天紧张施工后终于完工并顺利通过验收。日前记者登上箭扣长城,感受“康复”后依旧保持雄伟、古朴、沧桑的“天梯”与“鹰飞倒仰”,了解修复过程险、难、精背后的故事。为了修复这段1003米的长城,工人师傅靠人抬肩扛,将20多万块城砖、条石归砌到最大近80度陡坡的峭壁之上。

险 “天梯”近似垂直龙脊

早晨7点,氤氲在晨雾中的箭扣长城渐渐清晰起来。参与此次修缮的程永茂、常显岳两位师傅陪同记者一起开始攀登。最初,先走过一条不足两米宽的机耕路,“这条简易机耕路是为了修缮长城专门修的,便于三轮卡车将施工材料运抵山下,后面就靠骡子背、人扛了。”程永茂指着路告诉记者。数百米后,机耕路消失,上山便全靠不足一米宽、树根盘错的羊肠小道,迈步向前不时要拨开灌木丛才能看到前人踩出的“脚印路”。

  常显岳从城墙上取下一段“驴友”攀登后留下的绳子

用时一个半小时爬到修缮段的长城脚下,记者早已气喘吁吁。“鹰飞倒仰”才刚刚显露它险峻的一面,为了爬上这只“鹰”的一扇近乎垂直的翅膀,记者脚踩一块块不足10厘米宽的碎石往上攀登,两侧是数百米深的山谷底,“往上看!每一脚都踩稳!”在前方的程永茂鼓励记者。翻过“翅膀”便是“天梯”——一段约有数百级砖阶,坡度达到80度近乎垂直的城墙,这里最宽的砖阶仅60厘米,远远望去如同龙脊背,两人几乎无法错身而过。

仅背着一个采访包爬完全程,记者已经脚底发软。但程永茂告诉记者,参与修缮的工人师傅每个人都是“负重攀爬”,或者背砖,或者多人协力拉动数百斤的条石,“没有人会去想‘危险’这回事儿。”

精 白灰勾出“荞麦棱缝”

记者发现与过往曾经攀登的八达岭、慕田峪等长城不同,这里修缮后的长城依旧保持着古朴、沧桑,甚至还透着一丝“破败”的岁月感。程永茂说,这就是他们这次长城修缮的最重要原则:最小干预,排除隐患,不改变文物原状,保持其原形制、原结构、原材料和原工艺。

程永茂说,这次修缮的主要内容是垛口墙、条石、毛石的坍塌归砌,城墙顶伐清树木杂草,马道地面揭墁,满足城墙的排水顺畅,根除墙体存水冻融隐患。同时加固敌楼,坍塌归砌,铺墁敌楼地面。修缮后既有效地保护了文物又不破坏景观,修缮部位做到随层、随弯、随旧、随残,更好的体现长城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迎合大众的审美。

为了实现修缮的目的,整个施工“精益求精”。首先修缮所用的20多万块城砖均为手工定制,沿用明朝的传统方法烧制而成,包括踩泥、搬泥垛、扣砖胚、上架阴干、装入立式马蹄窑、烧窑看火、压水闷青等多道工序;其次,修缮完全杜绝水泥等现代材料,使用的都是传统的白灰。程永茂指着敌楼上城砖间的一道道勾缝说:“你看,这里的缝都不是简单地抹平,而是勾成了‘荞麦棱缝’或者‘泥鳅背缝’,就是为了完全遵循城墙本来的样子。”为了保留随旧、随残的原貌,加固城墙的条石用的是滑至山谷底的原石,城砖铺上后也没有砌得平平整整,而是继续保留了原先有的断茬。

把控如此精心的修缮施工质量,程永茂投入了巨大的心血。施工期间,已经年过六旬的他几乎每周都要爬一次箭扣长城,查遍整个工段,“工人师傅才叫累,我这点儿体力活儿不算啥,就当健身了。”他笑道。

难 运送砖料全靠人抬肩扛

记者在攀登箭扣长城时,见上山之路两侧不时有山泉水淙淙汇成小溪流过。可没想到程永茂师傅说:修缮长城面临的首要难题便是缺水。此次修缮工程所在区域是严重缺水区,他们曾像记者理解那样以为可以引山泉水利用,但很快发现一旦过了雨季,水源便迅速断流。无奈下只能借用农村300米深井提水,铺设近4000米的管道,经四级扬水站的水泵将水输送至工地。

相比水,修缮长城所需材料的运输则更为艰难。此段长城所在地区山高路险记者已经深刻体会。这还是已经修缮后的情形。修缮期间,除了几百米的机耕路,剩余上山之路的运输便全靠30多头骡子。这些骡子驮送物料到长城根的集中临时堆放点,每天驮4至5趟,每趟240斤。再由临时堆放点二次采用人抬肩扛运至工地,“每人一天背十多趟,方砖一次背两块,城砖一次背3块。一共大约运送了有20多万块转。”程永茂说。

最难的是运送坍塌滑至深谷的大条石,他们用爬坡架子、爬坡机、绞磨、人抬等方式反复倒运,从山谷运到最陡近80度坡的“鹰飞倒仰”峭壁之上。200多米的距离需倒运7次之多。由于劳动强度太大,午休时,运送城砖、白灰等工料上山的骡子都累得站立不住,趴倒在地上打起了盹儿。

此外,施工本身的技术难题也非常高。作为此次箭扣长城修缮工程的技术顾问,程永茂说,箭扣古长城的修缮完全不同于传统古建筑修缮,城墙依山势而建,没有垂直线、没有水平线,城砖、石料的尺寸、角度,每一处都有自己的特点,无任何可预先建模的“章法”。

禁 野蛮攀登加剧城墙损坏

以险峻著称的箭扣长城吸引全国各地不少爱好探险的“驴友”前来攀登。在去往箭扣的路上,记者见到不少标注“请勿攀登”的提示,但这并不能阻挡“驴友”们的热情。在接近“天梯”段的城墙上,常显岳发现了一段“驴友”留下的攀登绳,绳子被绑缚在一段树杈上,树杈架在城墙的“凹口”处,“他们就用这个方式攀爬城墙,稍有不慎就有坠崖的危险。”常显岳说。

据了解,目前箭扣长城仍属于野长城范围,并不具备对游人开放的条件,修缮工程以外的很多地段仍坍塌严重,经过几百年的风化冰冻、雨水冲刷,地面已经酥散,甚至有的轻轻一碰就会碎裂。游客私自攀爬野长城,不仅是对自己的安全不负责任,更会对古长城造成损害。

据怀柔区文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透露,未来怀柔境内的长城将按照轻重缓急逐步完成全面修缮,届时从慕田峪西段未开放的部分开始,到九眼楼将全线贯通,“这部分有望在2020年前完成。”该负责人表示,届时这段长城有望与慕田峪合并经营,向市民开放。“鹰飞倒仰”与“天梯”修缮完成后,下一步计划接着修缮著名的“北京结”到西大墙段,然后再修缮其他段落。“每个段落特点都不一样,长城修缮是精细活儿,难度比较大,可能需要几年时间进行。”该负责人说。

本报记者张航 文并摄

编辑:小红
对《北京箭扣长城结束修复通过验收 20万砖料全靠人抬》表态
对《北京箭扣长城结束修复通过验收 20万砖料全靠人抬》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