焉知二十载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黎武静 发表时间:2017-07-10 22:50

心情

□黎武静

儿时尚懵懂,不识《红楼梦》奥妙所在,只觉是一部花团锦簇的电视剧,片头有一块峥嵘巨石外加两声钟响。即使如此,还是对那块巨石的姿态,不期然地萌生一种天然的喜爱。

那样的开始不明所以,却不自知地爱上了石头在天地间的从容自在,不问风雨。似乎千年万年立在那里的,是不悔深情,不改初衷。

爱上石头,赏玩最久的就是雨花石。

那是一段夙缘,二十余年前,父亲的同窗千里迢迢从南京回故乡,特地为我带了一兜雨花石来,情意殷殷。在孩子的眼中,这斑斓的色彩里有最瑰丽的梦,我总猜这里面是否藏着一个月光的传奇。是谁挥舞了画笔,是谁挥洒着色彩,自然造化,天工弄巧。我摩挲着它们光润的外形,指尖游走,说不清道不明,却仿佛有着天然的默契,这石头沉默寡言,却状若解语。在书桌上日日相对,盛载着童年里无边的想象。  

年纪稍长再大得几岁时,又捧起《红楼梦》来读,刚读得三分滋味,便已如痴如醉。读的时候分外快乐,因为有了参照之物,凭生了几分亲切。翻看到“玉兄”贾宝玉衔玉而诞时,那玉“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看着看着,就觉得和我书桌上的那几颗宝贝的雨花石一般,都是绮丽如梦,如盛在掌中的一首诗,怎不教人爱不释手?愈发爱那石,亦愈发爱那书。愈是爱那书,就愈是爱那石。书与石之间,难分难解。我深陷其中,有难以自拔之乐。

后来,又过了若许年,被时光教会了许多不曾领会的感悟。再翻开《红楼梦》时,便爱它爱到刻骨铭心,笙歌院落,灯火楼台,在文字营造的迷宫里徘徊复徘徊,徜徉复徜徉。而书桌上的雨花石,磊磊落落,错落有致,如一道有韵致的风景,日月悠长,一如既往地陪在身旁,每每读得天翻地覆之时,从书页里抬起头来轻轻地看一眼,便已是如梦如幻如露如电,恍兮惚兮,今夕何夕。那是一个刹那的形影相对。

小小的雨花石,成为一份浓浓的寄托。静静地压在书页上,娉婷地立在岁月里。不知不觉之间已不可或缺,如一呼一吸般自然。“今宵便有随风梦,知在红楼第几层?”纳兰容若的旧句,和雨花石一起分享我读书的心事。爱得久了,就生了根,雨花石里蕴着绵绵的情意。

时间过得这样快,忽而那一日电话声响,那一端传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当年送雨花石的那位长辈,殷殷地邀父亲叙旧。今又还乡,而故人已逝,父亲已离去多时。谁知一别经年,再别后会无期。红尘岁月,经不起时光的离别,人生里有多少个沧海桑田?

桌上的雨花石依旧艳若桃李,它的旧主人多年后的问候,它是否知道?

编辑:林晓彦
对《焉知二十载》表态
对《焉知二十载》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