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密码:“旧武侠”与“新武侠”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刘国重 发表时间:2017-07-10 22:49

曾经有台湾记者问金庸:有没有看过以前的武侠小说?金庸想了一下,回答说:我相信以前的武侠小说我全部看过。

2003年,金庸对记者说:“非常希望有好的武侠小说家出来,如果有的话,他们的作品我会第一时间去买来看。”

阅读武侠小说,是金庸终生不衰的嗜好。

1969年金庸说起:“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八九岁就在看了。第一部看《荒江女侠》,后来看《江湖奇侠传》、《近代侠义英雄传》等等,年纪大一点,喜欢看白羽的。”“还珠也喜欢的,他的想象力很丰富……”这些作者与作品,或多或少都影响到金庸,在金庸小说中留下不同程度的印记。

没有“旧武侠小说”,就没有金庸。

1957年,金庸撰文《谈批评武侠小说的标准》。批评一部武侠小说的好坏,金庸认为,主要标准有四点:主题思想;人物的刻画;故事性与结构;环境的刻画。金庸小说的成就,高于诸位前辈,也就主要体现在这四个方面。

金庸谈“新武侠”与“旧武侠”的区别:“我们新派受西洋文学的影响比较多一点,还珠楼主他们没受过外国文学的影响。”还珠楼主应该是没读过西方小说,白羽、王度庐是读过一些的。金庸、古龙等人受西方文化影响的程度,远比白羽等人更深。“新武侠”之“新”,主要“新”在这里。

曹雪芹没读过外国文学,一样写出了世界上最好的小说。不是做不到,只是太难。金庸比还珠楼主,确实更具优势,有更多的世界文化资源可供汲取。还珠楼主如果晚出生二十年而仍创作武侠小说,当有更大成就。

金庸小说自觉利用西方思想与文化,成功地改造了中国固有的“武侠小说”这一文学形式。

夏济安先生曾对人言:“武侠小说这门东西,大有可为,因为从来没有人好好写过。将来要是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一定想法子写武侠小说。”

夏先生是真正的通人,对一切文学形式一视同仁。他既没有特别看不起武侠小说,也不会特别看得起武侠小说。如其语气间似有看不起武侠小说的味道,是看不起之前武侠小说的创作实绩,不是看不起武侠小说这一文学形式。又似乎夏先生特别看得起武侠小说,想着出手试写,那是因为其它文类已经被很多人“好好写过”了,夏先生写得再好,也不过与之前最好的作品一样好,至多与几人十几人共处一堂,“一字并肩王”。而“武侠小说这门东西,从来没有人好好写过”,一旦夏济安先生以自己的创作将武侠小说写到极致,写到无可再好,这份功业已足不朽。在武侠小说的殿堂上,就是千古一帝,一人独尊了。

王国维先生认为:“创者易工而因者难巧。”“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遂多,自成习套。豪杰之士,亦难于其中自出新意,故遁而作他体,以自解脱。”如此说来,武侠小说这种“没有人好好写过”的文体,反而更容易写出成绩来。

夏济安先生的武侠小说,终于没有写,因为看到了金庸,“真命天子已经出现,我只好到扶余国去了!”我理解的夏济安口中的“真命天子”,就是此人有才气、手腕,将武侠小说写到极致,且不是现实意义上的“极致”,是理想意义上的“极致”。别人写起武侠小说,至多像金庸一样好,再不会更好了。这个我倒不是完全赞成。金庸那一代人,绝大多数都赍志以没,未能展其长才。真正做出大成就的,就是金庸、高阳、饶宗颐、余英时、李政道、丁肇中等少数人而已。若非如此,未必无人写武侠小说比金庸更好。当然,应该不会超出金庸很多。

金庸写武侠小说,即使未达极致,也已经很接近了。

李劼先生从来不把金庸小说看作是武侠小说,“正如我不会把《红楼梦》看作是言情小说一样”。李先生此言,可与陈世骧先生谈《天龙八部》时所说“艺术天才,在不断克服文类与材料之困难”对照看。

《红楼梦》所写,仍是才子佳人,但是极大地突破了“才子佳人小说”这一“文类”的限制,《红楼梦》就不(仅)是“言情小说”。金庸小说,尤其后期几部小说,也突破了“武侠小说”这一“文类”的限制,就不(仅)是“武侠小说”了。

编辑:林晓彦
对《金庸密码:“旧武侠”与“新武侠”》表态
对《金庸密码:“旧武侠”与“新武侠”》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