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语:人间第一香

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耿艳菊 发表时间:2017-07-10 22:49

物语

□耿艳菊

读柳永的《满庭芳·茉莉花》,单不说内容,只看词牌名“满庭芳”,就知道茉莉花的品性了——哪是一朵茉莉花,满庭院的馥郁芳香呢。茉莉花的美,开头两句说得最精当:“环佩青衣,盈盈素靥,临风无限清幽。出尘标格,和月最温柔。”

茉莉花洁净出尘,香气满庭,却不孤高自诩,在皎洁的月光下是世上最温柔的花。

因此,茉莉花在清代诗人王士禄的眼中是这样的:“冰雪为容玉作胎,柔情合傍琐窗开。香从清梦回时觉,花向美人头上开。”

香沁到梦中,花开在了头上。

小时候生活在乡村,大娘家的院子里有几株茉莉花闲闲淡淡开。夏夜里乘凉,我们爱去大娘家,一群人坐在茉莉花旁,在香香的氛围里聊天说笑,甚是快乐。每天一定要浸染了一身茉莉的花香才肯回家睡觉的。爱美的堂姐常常挑两朵好看的茉莉花戴在发间,风姿怡然。堂姐姐不美,脸上有雀斑,还很凶,可是,她戴上茉莉花后突然温柔了,也顺眼了。这时,我们才敢与她亲近。因了几株茉莉花,简单素朴的乡村日子摇曳着花一样的风致,柴米油盐的粗糙生活亦有了茉莉的芳香,茉莉的清幽淡雅。

怪不得清代诗人江奎在诗中很豪情万丈地写道:“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间第一香。”

人间第一香的茉莉花开在寻常百姓家,却不是旧时王谢花园里的名贵花卉。其出身非贵而却像玉一样无瑕,品貌端庄,芳香胜百花。《南方草木状》中说:“那悉茗花与茉莉花,皆胡人自西域移植南海,南人怜其芳香,竟植之。”汉代《南越行记》也有关于茉莉花的记载:“南越之境,百花不香,惟茉莉素馨花特芳香,女子以彩线穿心,以为首饰。”原来,茉莉花是属于平常老百姓的花,人怜花,花怜人,专为芳香人间而生的。

“天晴空翠满,五指拂云来。树树奇南结,家家茉莉开。”“茉莉蔷薇夹马樱,携竺唤卖一声声。”这是明末清初广东一带的民间生活,家家茉莉开,南风十日满帘香。还有人小心翼翼摘了花,搁在小篮子里沿街唤卖,人朴花香。那时的生活真美。

不过也不必遗憾,虽然我们不能拥有茉莉花环绕的庭院生活,但我们可以让岁月慢下来,品一杯“窨得茉莉无上味,列作人间第一香”的茉莉花茶,寻常的日子氤氲着茉莉花的香,而又有了清雅的味道。

“冰花舍己芳菲予,雪魄香魂尽入茶。”茉莉花茶是将茶叶和茉莉鲜花拼和、窨制,茉莉吐香,茶叶吸香,相互融合,因此又叫茉莉香片。

关于茉莉花茶,明代《茶谱》中写道:“待花开放,摘其半含半文,蕊之香气全者,量其茶叶多少,扎花为伴,三停茶叶一停花,用磁罐,一层茶,一层花,相间至满。”工艺真讲究,每一步都花了心思在里面,不仅有花香,茶香,还有制茶人的心香。

曾经有一位外国诗人品尝了茉莉花茶后,说:“在中国的花茶里,我闻到了春天的气味。”春天的气味是什么呢?那是花的海洋汇聚的花香啊。

孤清一世的张爱玲是非常喜爱茉莉花茶的,你看,她要讲一段香港传奇时,先沏了一壶茉莉花茶,因为故事太悲苦。张爱玲太聪明,她说茉莉香片也苦,谁不知道“茶”却香呢。

温情的冰心也喜爱茉莉花茶,她在《我家的茶事》中这样写:“一杯橙黄的、明亮的茉莉花茶,茶香和花香溶合在一起,给人带来了春天的气息,啜饮之后,有一种不可言喻的鲜爽愉快的感受,健脑而清神,促使文思流畅。”

最喜欢有关茉莉花的一句禅诗:“天香开茉莉,梵树落菩提。”茉莉花的香是天香,才使我们在茉莉花茶里闻到春天的气息。“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生活中少不了一杯这样具有春天芳香的茶来润泽光阴,以使尘心明亮。

林清玄有一本书名字叫《平常茶非常道》。“平常茶非常道”,我以为这几个字形容茉莉花茶也甚是好,贴切。

编辑:林晓彦
对《物语:人间第一香》表态
对《物语:人间第一香》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