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谈旧录:楼悬大洋镜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国声 发表时间:2017-07-03 19:46

  清代广州一处园林

广州园林之奇

(外两则)

清代自乾隆、嘉庆以后,富人以及文人雅士纷建园林与私人宅第。园宅有倚山而建者,但更多的是傍水而立,究其原因,则广州本为水城,面水能宽视野、多雅趣也。于是荔枝湾及珠江江岸宅第矗立,蔚为大观。

当时荔湾之西尚多空地,迩近珠江,最宜新建园林,著名的海山仙馆、唐荔园即其代表者。珠江沿岸则自西往东,著名的有马芝轩的得月楼、叶梦龙的风满楼、叶应铨的伫月楼、谢有仁的得珠楼、孔广陶的岳雪楼、李长荣的柳堂、许祥光的袖海楼、孔昭鋆的烟浒楼、张耀杓的露波楼。宅第连云,可谓盛矣。

在众多楼馆中,有一奇特之处,就是在大厅里除了陈列书画外,又喜欢悬挂一面大洋镜。

叶应铨《集伫月楼赠可儿步蔗田兄韵》诗“望去容成照欲浑”句下自注“楼有大镜”,说的是叶应铨集伫月楼。

温承悌《泛香斋诗钞》有《伍紫垣五兄招飮吴朴园三兄即席赋诗同用牡丹诗韵》诗,自注云:“是日在远爱楼,楼上悬大镜,多列书画墨刻。”说的是伍崇曜远爱楼。

著名诗人张维屏自言其松心草堂“堂悬镜,广六尺”。

那么他们何以都热衷于此呢?原因无疑是楼临江边,壁悬一镜,则楼外之满天霞彩,楼下之帆影波光,莫不尽收镜中,安坐而观,是何等娱目赏心。所以刘彝作《露波楼记》即言:该楼“俯镜清流,上下一碧,帆樯沙鸟,出没于镜光帘影之间。”景色如此迷人,难怪众人竞相效尤了。张维屏在其《伫月楼宴集次棠溪祠部韵》诗中自注云:“两洋镜对照,楼外景物皆入镜中。”这就玩到了极致,因为无论坐在哪个方向,都无碍观览,胜于一镜孤悬了。

楼悬洋镜,可能是广州独有,属于独创,既为一时好尚,亦属岭南特色。但这些名园今天无一得存,我们已无法去体验那镜中风月了。

粤剧名伶勾鼻章异闻

清代咸丰年间,粤剧艺人李文茂响应太平天国运动,率众起义,围攻广州城。同治初年起义失败,清政府因此禁止粤剧演出以示惩。若干年后才撤销禁令,准予复演。此次开禁,广州人传说与伶人勾鼻章有关。事情很富戏剧性,但其事经不起推敲,应不可信。

勾鼻章原名何章,番禺沙湾人士,因鼻梁较高,得此诨名。故事内容是:两广总督瑞麟为母亲生日庆贺,召戏班进总督衙门演戏娱亲。戏班男花旦勾鼻章饰杨贵妃,演来曼妙动人。

及演出完毕,勾鼻章立即被叫进内堂,留之通宵不出。班中同人见此,不知是祸是福,惊惶无措。翌日潜往督署打听,才知瑞麟母亲因勾鼻章酷似她亡故的女儿,触动老怀,于是召入后堂,大加怜惜,认作干儿。此后,粤剧人士通过瑞母求情,让她命瑞麟给予粤剧解禁。这故事很富戏剧性,但不足凭信,理由如下:

1、瑞麟母亲早于道光廿九年去世,见于《清史列传》卷四十六《瑞麟传》,何来同治年间庆生的可能。

2、当时文献记载,只见属下官员庆贺瑞麟及其夫人生日,而从未有贺瑞母生日的记载。

3、吏部则例对官员有“游客优伶”一项规条。凡官员将闲游之客、星卜卦师及卖唱艺人留住衙署或城邑,属于游客优伶,违者严处革职。瑞麟岂不知此一规定。伶人公然进入督衙内堂,众目睽睽,必至全城喧传,瑞麟岂敢做此大失官常的事。

4、当时八旗驻粤将军是长善,与瑞麟虽同为旗人,势位相当,却长期不睦。瑞麟甚至多次在下属面前讥弹长善,足见积怨之深。如有此违反官常的事,他岂不怕长善秘密向朝廷参奏。

可见事固曲折离奇,而实际不可能发生。不过是里巷传言,无足凭信。以前的广东戏剧史著作曾引用这事为开禁根据,现在新的戏剧史已放弃此说了。

岭南的甜笋和苦笋

屈大均《广东新语》云:“岭南笋不如江、浙,以其地火房少霜雪,火炎上,故笋味多苦。”其后吴震方著《岭南杂记》,更进而言之曰:“粤东之笋十九皆苦。彼人以苦笋益人,甘者作胀。凡煮苦笋,以黄豆同煮,未熟不可开釡(锅),犯(违反)则弥苦。”粤笋固然有苦的,但说十有八九都苦,不免以偏概全,未为实录。

至谓苦笋有益,甘笋胀胃,却反映了当时人的看法。倒是在粤多年的浙江人关涵说得较为平实。在其《岭南随笔》中说,苦笋在所不免,但也有好的,如“笋则从化有马竹笋,西宁(今郁南县)有银笋,增城有聖笋,阳山有春不老,皆遍售广、惠各郡。近则更数英德笋清甜,远近皆争购之。”

以上记载独未提及广州近郊名产的(吊)丝丹笋,殊不可解。此笋产于沙河镇沙东村,以清甜脆嫰负盛名,且可能有深厚历史渊源。宋代周去非《岭外代答》卷八云:“岭南竹品多矣,杰异者数种,因录于后。”其中提到“钓丝竹,身叶皆类簜竹,枝极柔弱,垂下摇曳数尺如钓丝可爱。笋瘦而白,于食品最佳。”

周是南宋初年人,距今千年,则沙东村笋,亦由来久矣。

编辑:林晓彦
对《羊城谈旧录:楼悬大洋镜》表态
对《羊城谈旧录:楼悬大洋镜》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