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忍心把他们驱逐出境?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黄维樑 发表时间:2017-07-03 18:39

  黄维樑 香港学者、作家

一位作家感叹,他的书斋常闹书灾——书多成灾。我有共叹。我绝非购书狂,更不是藏书家,要和天一阁阁主争雄,与匹比书(Samuel Pepys)争霸。日升月恒,而书的财富日增;书斋成为热带雨林,滋生快速,卷叶极为繁茂。

多年前在汉城许世旭家里,他爱惜一切字纸,连各地旅游地图单张手册等一捆一捆也束之高阁,不忍割爱。王润华说他的老师周策纵一人在美国独拥家宅,无书不存,书房、客厅、卧室,全是印刷品;最后书册大军入侵厨房,周教授无处容身,“被书踢出了厨房”。吾友MS兄,在香港的新界四地,配有或购有书房,后来书多成库,有了“四库全书”。他自称书奴,但年前我向文友称述他的四库雅举,却令他不悦,说是揭露隐私。我这里只能以MS为代名。我与上述诸位同具对书的爱心。

香港寸土尺金(今年6月中旬的行情是:某区一个小汽车停车位,卖了516万港元),我多年来居住于深圳河边的福田。家里巨大的客厅(用香港标准衡量),一半空间辟为书房。内子名婕,字洁之,整洁是她的持家铭。她特准书房可以稍为不达标,以“黄家特区”为嘉名,我荣任特区的行政总裁。

日升月恒,而书斋的灾情日趋严峻;热带雨林枝绕叶阔,特区成员满溢于外。家里领导人一再警告,发出黄牌之后是红牌。对书博爱的行政总裁,正在苦思割爱的良策,一再整理收拾。整理时,握书有情,开卷有益,更有很多赠书文友的高论隆谊在其中,我怎忍心把他们驱逐出境?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怎忍心把他们驱逐出境?

羊城晚报  作者:黄维樑  2017-07-03

  黄维樑 香港学者、作家

一位作家感叹,他的书斋常闹书灾——书多成灾。我有共叹。我绝非购书狂,更不是藏书家,要和天一阁阁主争雄,与匹比书(Samuel Pepys)争霸。日升月恒,而书的财富日增;书斋成为热带雨林,滋生快速,卷叶极为繁茂。

多年前在汉城许世旭家里,他爱惜一切字纸,连各地旅游地图单张手册等一捆一捆也束之高阁,不忍割爱。王润华说他的老师周策纵一人在美国独拥家宅,无书不存,书房、客厅、卧室,全是印刷品;最后书册大军入侵厨房,周教授无处容身,“被书踢出了厨房”。吾友MS兄,在香港的新界四地,配有或购有书房,后来书多成库,有了“四库全书”。他自称书奴,但年前我向文友称述他的四库雅举,却令他不悦,说是揭露隐私。我这里只能以MS为代名。我与上述诸位同具对书的爱心。

香港寸土尺金(今年6月中旬的行情是:某区一个小汽车停车位,卖了516万港元),我多年来居住于深圳河边的福田。家里巨大的客厅(用香港标准衡量),一半空间辟为书房。内子名婕,字洁之,整洁是她的持家铭。她特准书房可以稍为不达标,以“黄家特区”为嘉名,我荣任特区的行政总裁。

日升月恒,而书斋的灾情日趋严峻;热带雨林枝绕叶阔,特区成员满溢于外。家里领导人一再警告,发出黄牌之后是红牌。对书博爱的行政总裁,正在苦思割爱的良策,一再整理收拾。整理时,握书有情,开卷有益,更有很多赠书文友的高论隆谊在其中,我怎忍心把他们驱逐出境?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