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卖旧物件,闲时“淘宝”,旧时委托商店趣事多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刘膺益 发表时间:2017-06-26 09:44

寄卖旧物件,闲时“淘宝”,旧时委托商店趣事多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的宣武门外菜市口。图中右边把口的二层建筑便是菜市口委托商店,原是家当铺

委托商店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现的一种收卖旧物的行业。在商品匮乏的年代,特别是在买什么都要票证的年代,人们可以把闲置不用的旧物件在委托商店寄卖,这对缓解生活物品的缺乏,满足人们日常生活需要,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对我而言,逛委托商店,更多的是给我带来了快乐,比如买到称心的物件,帮邻居和同事买钟表等,现在回想起委托商店的淘宝趣事,依然津津乐道。

在委托商店买回“两转一响”

说到委托商店,就得提一提老北京的小市。过去,老北京有多处旧货小市,如位于南城老墙根的广惠寺小市,宣武门内、外小市,天桥、德胜门小市等,都是卖旧货的(现在叫二手货),所卖物品一般来自家里用不着的旧货,也有一些靠旧货小贩及打鼓儿的收买来的。旧货小市也是兴盛一时,张中行老先生在他所著的《流年碎影》一书中就有逛德胜门小市的记载。后来国营委托商店应运而生。有些以打鼓儿收旧货为生的人,就成了委托商店的职工,因为他们识货。

那时,委托商店可以说遍布京城,光南城就有位于菜市口西北角紧邻美味斋和同达堂药店的菜市口委托商店,还有位于天桥、崇文门花市、宣内大街的委托商店,其经营内容也都相差不多。委托商店分为两部分,一处收购,一处售货。收购人员都非常有经验(因为要当场鉴定评估),一般对旧货的评估也基本符合行情。

在收购上分为两类,一类是急用钱的,物品的主人接受评估价钱,由商店收货后即付现钱;一类是不等钱用,想多卖点钱,物品估价后委托代卖,但要等物品卖出后才能给钱,店家要收取一定的手续费。

由于在委托商店买东西便宜,故我常到委托商店闲逛,不想竟成我生活中的一大乐趣。当时,我家住在南城陶然亭西侧的自新路上,休息时我就常去离家很近的菜市口委托商店,踅摸点实用的旧物。有时也去其它委托商店比比价格。别说,逛店还真有收获。当时俗称的“三转一响”,即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和收音机,我的“两转一响”都是在委托商店购买的。

先说自行车。记得1962年我因工作调动,上班地点在永安门外的大红门,离家较远,坐公交车不方便,我就想买辆自行车,可不好买。一是新车价钱高,二是没有购车票。后来在菜市口委托商店,我花了130元买了一辆八成新的天津产的28红双喜牌自行车。这是我家的第一个大件,让我感到了委托商店的实惠与方便。

再说手表。由于常去委托商店钟表柜台,时间一长,和售货的老王就相识了。有一次我去后,老王告诉我说,现有一块瑞士得加利五级手表,只是表壳脱铬,机器还是很好。老王说,你买吧,没错。我狠心买下,结果,连买表带镀铬,总共才花了几十元,犹如一块新表,我很是得意,别人看了也羡慕。但好景不长,后来让我把这块表“吃”了。

1969年,我和科室的同志被下放到汽车队当装卸工,工作量大,四个人跟一辆解放带斗大货车,载重9吨,拉的大部分是砖、瓦、砂、石,每天要拉三四趟。特别是去卢沟桥沙石场拉配石,又是沙子又是石头子儿,累的实在坚持不住了。我心想,这不能守着烙饼挨饿呀,于是将心爱的手表拿到委托商店卖掉,然后到菜市场买鸡买肉吃。大约一个月的时间,身上又有了力气,基本上能应付繁重的体力劳动了。就这样,我把卖表的钱全都给吃了。

还有一响。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恢复了传统戏曲的演出,广播电台也经常播放戏曲。我是一个戏曲爱好者,就想买一台收音机。可当时买新的收音机不仅贵,而且也要票,所以只好再到委托商店寻购。最后在崇文门的花市委托商店,买了一台上海无线电厂生产的144型按键式电子管收音机,回来一饱耳福。这台收音机一直使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一直能听十几个台,从没坏过,收音效果也不错,看来旧货也有好东西。

买老座钟发现带钻石的瑞士表

除了在委托商店买些生活用品外,我也曾买过几个小物件,用现在的话说叫“淘宝”,那时的市场不像现在有这么多文物、珠宝可淘,但委托商店确实有一些旧货很有意思,花些小钱可满足兴趣。

我曾在委托商店淘过一对深蓝色雪梅瓷罐,上大下小呈圆形,高10厘米,直径12厘米,上口6厘米,瓷罐雅致,非常漂亮。买回来后放围棋子正合适。可惜,后来不小心摔了一个,我非常惋惜,余下的一个至今还保存在我的小柜里。

寄卖旧物件,闲时“淘宝”,旧时委托商店趣事多

  昔日地安门的委托商店已改为服装店

委托商店里经常有旧钟卖,由于我常逛委托商店,一些售货员都认识,来了旧钟就给我留下,我从修钟到喜爱钟,再到帮人买钟,结交了朋友,让我很有成就感。

有一次我在委托商店看到一个木楼钟很好看,但钟停摆不走。我去问价,五块钱。我觉得便宜就买下了。回家后,我把机器拆下来,用煤油清洗,擦净油泥,装好后调动摆砣,钟竟然走起来了,还能按时打点,这让我喜出望外。对门邻居送煤工老张看到,非要我给他买一台,后来,我给他买了一台上面八角形、下面长方形的木楼挂钟,经过简单修理也走的很好。单位有的同事听说后也托我给他们买,加之我也爱摆弄,我就陆续满足了大家的需求。这些钟大都是烟台和天津钟表厂早年生产的,形状有飞马的、立柱的、站人的、和尚头的等。当时,邻居战德全家有台凭票买的上海产的三五牌座钟,铜机芯,木外壳,打点可好听了,当时的价格是50多块,对一般家庭来讲是个大物件。而我在委托商店花几块钱买的钟,既是个玩意儿,又能打点,还结交了朋友,我甚至学会了修理钟表的知识和技术,何乐而不为呢。

其中,给同事宋樟树买钟表时,还有件趣事值得说说。记得那是一个星期日,我约宋樟树早八点到菜市口委托商店。开门后,直奔钟表柜台,正好有一个站人式木楼座钟待售。我让售货员拿过来,问价说6块钱。我看这个木楼座钟外表无损坏,而且动一下钟摆还能走,便决定买下。付钱后,我抱着钟表要走,突然听到钟里哐啷一声响,以为是机器零件掉下来,打开钟门一看,掉下来的是一只女坤表。出于好奇,我急忙让售货员开盖看看,原来还是一只带钻的瑞士坤表,上弦后走的还挺好。这在当时可是一个大件商品,谁不稀罕呐,可是,货到底不是自己的,喜欢也白搭,眼瞧着让售货员拿走了。那时,人们思想进步,公家的货是不敢随便要的,估计这表也是主人不得已私藏的细软之物,想来主人也有难处吧。

现在老物件是越来越值钱了,老座钟也成了收藏的对象,前一段时间,一个法国产的进贡给乾隆皇上的镏金西洋座钟就拍出了4925万的天价。回想起经我手修理的老座钟,也许已经走了一个世纪,若留到现在也算是古董了,希望这些老座钟能够伴随主人安然无恙,那样我会无比欣慰。(文/ 刘膺益)

编辑:小红
对《寄卖旧物件,闲时“淘宝”,旧时委托商店趣事多》表态
对《寄卖旧物件,闲时“淘宝”,旧时委托商店趣事多》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北京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