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记》中张生原型:善补过者还是薄幸才子?

来源:新华网 作者:陈家萍 发表时间:2017-05-22 09:59

《西厢记》中张生原型:善补过者还是薄幸才子?

话说贞元十五年(799冬),不甘于在书房成霉干菜的元稹以社会新鲜人的兴头信步来到蒲州(今山西永济),在一场传奇性的事件中与母系远亲崔双文相识。

双文有着淑女的外表,又有着熟女的内核。两人的IQ与EQ都高。这场爱情,不动声色,而又暗流汹涌。收到红娘代传的约会情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元稹大喜。他急吼吼翻墙头赴约,却被骂得狗血喷头。

放着托媒求婚的明路不走,非要暗渡陈仓,分明不合礼数,她虽有心于他,却终究意难平。下一回,他因她端着淑女架子差点儿就要放弃时,红娘抱着被枕引着双文来了。一番忸怩后反如此主动,可想她有过多少挣扎,耗费了多少脑细胞,作了多少心理建设——只为了给机会相爱!

缱绻之后,他便回到求取功名的故道。

京城的他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得意洋洋地将双文的信交友人传看:看,我的艳遇对象是才女呐!但他着重声明:他不会娶双文,因为她是他驾驭不了的尤物,非他理想的妻子;他要娶谨守闺训的良家女子。

几年后,元稹金榜题名,与相国之女韦丛成婚。

元稹的几则婚姻史都有着投机的嫌疑,难怪遭后人诟病。陈寅恪罗列他四大罪:巧婚,巧宦,多情,多诈。

一次,他忽在路过旧地时,动起了见双文之念。优越的成功人士,跃跃欲安抚初恋情人的那颗受伤的心。谁知,已为人妇的她立定心意避而不见。

他慌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安全地活在她的内心,任何时候,一回首,她都低到尘埃里,为他开花。他不能接受她早已不爱自己的事实。他分明感到,他俩之间横亘着一条汹涌的河流。他被她的不见深深击倒。他的忧伤那么分明。

她暗地里捎来一信:“自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她反而因他的薄情行径而替他羞愧。没有弃妇的怨。只有懂得的慈悲。

她真的不爱他了。

元稹百无聊赖地逗留了几日,将要走了,双文又捎来一诗:“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真正的诀别诗。

她提醒他:那被抛弃的一页史,我已翻过去。犹记得当时的意乱情迷,我相信那时的你,那时的爱情。如果,你对我尚存着一份爱意,请将这些转移到你的妻子身上吧,请你爱惜她,就像爱着初恋时的我。

请你,好自为之。

绝情,而又深情。微凉,而又有暖意。不愧为一流的绝情诗。放弃她,真的是他的损失。我想,写罢诗,她一定对镜轻拢双鬓,给自己一个最明媚的笑容。她终于替自己争了口气。在这场始乱终弃的爱情剧中,她替自己赢得了最宝贵的尊严。

但他会替自己漂白。

写了一部自传体性质的传奇小说《莺莺传》(亦叫《会真记》),自曝风流,大肆渲染那段欲仙欲死的初恋。书中,他摇身化为张生,双文则化名崔莺莺。他一笔抹杀自己的负心汉行径,为张生辩白,“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以道学家的口,大骂受害者的弱女是“害人害己的妖孽”。

畸形的道德观,强盗逻辑!任怎样的胡扯高手也不能将骚扰纠缠已为人妇的行径和“补过”挂钩啊。

他以此书荣登大唐绯闻诗人的排名榜。

此故事被王实甫改编成《西厢记》,成为情窦初开的才子佳人枕边书。《红楼梦》里的黛玉和宝玉便在《西厢》的浇灌下催萌了爱情的幼苗。

他俩的故事已经闭幕。到最后,不甘心的,反而是薄幸的他。他做不到她那般的洒脱。惆怅的他以《杂忆五首》来怀念未能修成婚姻正果的初恋情人,来追悼那美好得如诗如画却因他而有了杂质的爱情。

当双文成了不能结合的痛,不能结痂的疤,成了诗歌里的梅花烙,那些温馨的往事便成了一种诱惑,就像一种蛊,他一次次投入到旧日情怀中,沦溺于往事的汹涌激流中。在不破坏自己世俗利益的前提下,他的思念是刻骨的:将女儿起名为“降真”。

初恋,是一场伤,因为年少无知,便圆睁着无邪的眼,以无辜的表情,公然地伤害着那个比自己的爱要多一点的人,不以为歉,理直气壮。

谁知,这种伤害具备着强大的反弹力,在分手的日子里,在更长更多的岁月里,伤人变成内伤,一情尚在,一息尚存,便停止不了这种自戕。

初恋,的确是用来祭奠的,从青葱少年,到夕阳晚景,有一根弦,一碰触特定情境,特定场景,特定对话,特定人事,便细细碎碎地,柔柔弱弱地,不依不饶地,不管不休,自顾弹奏着。直弹得日月无华,心口酥痛。

庸常的日子里,最虐心的举动,莫过于往事次第如烟花般的绽放。惆怅玉颜成间阻,此种情,此种事,此种景,因成了绝版而备觉珍爱。

曾经的薄情郎,对着无可挽回的急景流年,对着那无法重演的盛大爱情,一声声“双文”,长吁短叹,一咏三叹,如泣如诉,荡气回肠。元稹终于悲哀地看到,自己,是这场华丽爱情的唯一看客,守着破碎的往事,不肯让其退场。

始乱终弃,是他背负一生的十字架。

他可以放弃她,放弃那抵死缠绵的爱,却无法放下那最初的心动,最华美的青春岁月。尽管后来和结发妻子韦丛相敬如宾,和继室裴淑举案齐眉,和薛涛有了一段缠绵缱绻的姐弟恋,和浙东名妓刘采春有一段绮丽的传奇……但,他最痴念的,还是和双文的那段未了情。

这份感情在最浓时戛然而止,留给负心男人元稹的,便是永远的回味。这一迭声的“双文”,这百转千回的情思,这不绝的相思,是这般真切,竟不像薄情郎,竟像是痴情种。多情与无情,深情与薄情,竟是一念之间,一线之隔,倒教人枉自嗟叹。

他不甘心自己一个人受着思念的煎熬,还时不时地骚扰她,这首《赠双文》便是明里雅赠,暗地里撩拨。艳极翻含怨,怜多转自娇。有时还暂笑,闲坐爱无憀。晓月行看堕,春酥见欲消。何因肯垂手,不敢望回腰。

他提醒她:那时,咱俩情到深处。在我眼里,双文你何其艳极慧极,爱娇无限,心中的爱满得快要溢出来,你便时不时地,对着空中,对着虚无的未来,微笑。而她,读时,一定云淡风轻。这样的诗,将双文的丈夫、自己的妻子置于何地?他的行径,已经近似无赖。

其实,他何尝无聊至此,他有苦衷。激情遁去,婚姻渐渐平淡如水,尤其是像他这样,多走的是攀龙附凤的政治联姻之路,能有多少真情值得挥霍?身处“高处不胜寒”的政治中心,他的诗心会向自己叫板。渐生疲惫之时,他会忍不住回想那些情动、心动时分。七年之痒到来了,他便扯过救命绳索双文。

在他的意念中,她负责给他死水一潭的婚姻救场,和她有关的旧时光,似镀了一层金,成了嵌在心头的永不褪色的油画。他对她的爱,有着相当的长度。20年后,沧桑男子的他还徘徊在爱情的圣地,口占一首《春晓》:

半欲天明半未明,醉闻花气睡闻莺。蛙儿撼起钟声动,二十年前晓寺情。

回首往事,那个有“自献之羞”双文仍占据着心灵的制高点。今生今世,就要与你胡搅蛮缠。

她这么好,他还是放弃了。

可恨的是,他要的,不是她,那个叫“双文”的女子,而是一段艳遇,一个粉红色的回忆,用来装点苍白的人生。

而动人的诗句,是忏悔,“补过”,还是为爱情中的负面形象漂白,抑或兼而有之?读者自会见仁见智。(文/陈家萍)

编辑:小红
数字报

《西厢记》中张生原型:善补过者还是薄幸才子?

新华网  作者:陈家萍  2017-05-22

《西厢记》中张生原型:善补过者还是薄幸才子?

话说贞元十五年(799冬),不甘于在书房成霉干菜的元稹以社会新鲜人的兴头信步来到蒲州(今山西永济),在一场传奇性的事件中与母系远亲崔双文相识。

双文有着淑女的外表,又有着熟女的内核。两人的IQ与EQ都高。这场爱情,不动声色,而又暗流汹涌。收到红娘代传的约会情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元稹大喜。他急吼吼翻墙头赴约,却被骂得狗血喷头。

放着托媒求婚的明路不走,非要暗渡陈仓,分明不合礼数,她虽有心于他,却终究意难平。下一回,他因她端着淑女架子差点儿就要放弃时,红娘抱着被枕引着双文来了。一番忸怩后反如此主动,可想她有过多少挣扎,耗费了多少脑细胞,作了多少心理建设——只为了给机会相爱!

缱绻之后,他便回到求取功名的故道。

京城的他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得意洋洋地将双文的信交友人传看:看,我的艳遇对象是才女呐!但他着重声明:他不会娶双文,因为她是他驾驭不了的尤物,非他理想的妻子;他要娶谨守闺训的良家女子。

几年后,元稹金榜题名,与相国之女韦丛成婚。

元稹的几则婚姻史都有着投机的嫌疑,难怪遭后人诟病。陈寅恪罗列他四大罪:巧婚,巧宦,多情,多诈。

一次,他忽在路过旧地时,动起了见双文之念。优越的成功人士,跃跃欲安抚初恋情人的那颗受伤的心。谁知,已为人妇的她立定心意避而不见。

他慌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安全地活在她的内心,任何时候,一回首,她都低到尘埃里,为他开花。他不能接受她早已不爱自己的事实。他分明感到,他俩之间横亘着一条汹涌的河流。他被她的不见深深击倒。他的忧伤那么分明。

她暗地里捎来一信:“自从消瘦减容光,万转千回懒下床。不为旁人羞不起,为郎憔悴却羞郎。”她反而因他的薄情行径而替他羞愧。没有弃妇的怨。只有懂得的慈悲。

她真的不爱他了。

元稹百无聊赖地逗留了几日,将要走了,双文又捎来一诗:“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真正的诀别诗。

她提醒他:那被抛弃的一页史,我已翻过去。犹记得当时的意乱情迷,我相信那时的你,那时的爱情。如果,你对我尚存着一份爱意,请将这些转移到你的妻子身上吧,请你爱惜她,就像爱着初恋时的我。

请你,好自为之。

绝情,而又深情。微凉,而又有暖意。不愧为一流的绝情诗。放弃她,真的是他的损失。我想,写罢诗,她一定对镜轻拢双鬓,给自己一个最明媚的笑容。她终于替自己争了口气。在这场始乱终弃的爱情剧中,她替自己赢得了最宝贵的尊严。

但他会替自己漂白。

写了一部自传体性质的传奇小说《莺莺传》(亦叫《会真记》),自曝风流,大肆渲染那段欲仙欲死的初恋。书中,他摇身化为张生,双文则化名崔莺莺。他一笔抹杀自己的负心汉行径,为张生辩白,“时人多许张为善补过者”;以道学家的口,大骂受害者的弱女是“害人害己的妖孽”。

畸形的道德观,强盗逻辑!任怎样的胡扯高手也不能将骚扰纠缠已为人妇的行径和“补过”挂钩啊。

他以此书荣登大唐绯闻诗人的排名榜。

此故事被王实甫改编成《西厢记》,成为情窦初开的才子佳人枕边书。《红楼梦》里的黛玉和宝玉便在《西厢》的浇灌下催萌了爱情的幼苗。

他俩的故事已经闭幕。到最后,不甘心的,反而是薄幸的他。他做不到她那般的洒脱。惆怅的他以《杂忆五首》来怀念未能修成婚姻正果的初恋情人,来追悼那美好得如诗如画却因他而有了杂质的爱情。

当双文成了不能结合的痛,不能结痂的疤,成了诗歌里的梅花烙,那些温馨的往事便成了一种诱惑,就像一种蛊,他一次次投入到旧日情怀中,沦溺于往事的汹涌激流中。在不破坏自己世俗利益的前提下,他的思念是刻骨的:将女儿起名为“降真”。

初恋,是一场伤,因为年少无知,便圆睁着无邪的眼,以无辜的表情,公然地伤害着那个比自己的爱要多一点的人,不以为歉,理直气壮。

谁知,这种伤害具备着强大的反弹力,在分手的日子里,在更长更多的岁月里,伤人变成内伤,一情尚在,一息尚存,便停止不了这种自戕。

初恋,的确是用来祭奠的,从青葱少年,到夕阳晚景,有一根弦,一碰触特定情境,特定场景,特定对话,特定人事,便细细碎碎地,柔柔弱弱地,不依不饶地,不管不休,自顾弹奏着。直弹得日月无华,心口酥痛。

庸常的日子里,最虐心的举动,莫过于往事次第如烟花般的绽放。惆怅玉颜成间阻,此种情,此种事,此种景,因成了绝版而备觉珍爱。

曾经的薄情郎,对着无可挽回的急景流年,对着那无法重演的盛大爱情,一声声“双文”,长吁短叹,一咏三叹,如泣如诉,荡气回肠。元稹终于悲哀地看到,自己,是这场华丽爱情的唯一看客,守着破碎的往事,不肯让其退场。

始乱终弃,是他背负一生的十字架。

他可以放弃她,放弃那抵死缠绵的爱,却无法放下那最初的心动,最华美的青春岁月。尽管后来和结发妻子韦丛相敬如宾,和继室裴淑举案齐眉,和薛涛有了一段缠绵缱绻的姐弟恋,和浙东名妓刘采春有一段绮丽的传奇……但,他最痴念的,还是和双文的那段未了情。

这份感情在最浓时戛然而止,留给负心男人元稹的,便是永远的回味。这一迭声的“双文”,这百转千回的情思,这不绝的相思,是这般真切,竟不像薄情郎,竟像是痴情种。多情与无情,深情与薄情,竟是一念之间,一线之隔,倒教人枉自嗟叹。

他不甘心自己一个人受着思念的煎熬,还时不时地骚扰她,这首《赠双文》便是明里雅赠,暗地里撩拨。艳极翻含怨,怜多转自娇。有时还暂笑,闲坐爱无憀。晓月行看堕,春酥见欲消。何因肯垂手,不敢望回腰。

他提醒她:那时,咱俩情到深处。在我眼里,双文你何其艳极慧极,爱娇无限,心中的爱满得快要溢出来,你便时不时地,对着空中,对着虚无的未来,微笑。而她,读时,一定云淡风轻。这样的诗,将双文的丈夫、自己的妻子置于何地?他的行径,已经近似无赖。

其实,他何尝无聊至此,他有苦衷。激情遁去,婚姻渐渐平淡如水,尤其是像他这样,多走的是攀龙附凤的政治联姻之路,能有多少真情值得挥霍?身处“高处不胜寒”的政治中心,他的诗心会向自己叫板。渐生疲惫之时,他会忍不住回想那些情动、心动时分。七年之痒到来了,他便扯过救命绳索双文。

在他的意念中,她负责给他死水一潭的婚姻救场,和她有关的旧时光,似镀了一层金,成了嵌在心头的永不褪色的油画。他对她的爱,有着相当的长度。20年后,沧桑男子的他还徘徊在爱情的圣地,口占一首《春晓》:

半欲天明半未明,醉闻花气睡闻莺。蛙儿撼起钟声动,二十年前晓寺情。

回首往事,那个有“自献之羞”双文仍占据着心灵的制高点。今生今世,就要与你胡搅蛮缠。

她这么好,他还是放弃了。

可恨的是,他要的,不是她,那个叫“双文”的女子,而是一段艳遇,一个粉红色的回忆,用来装点苍白的人生。

而动人的诗句,是忏悔,“补过”,还是为爱情中的负面形象漂白,抑或兼而有之?读者自会见仁见智。(文/陈家萍)

编辑:小红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