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写词骂儿: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徐髯 发表时间:2017-05-19 17:10

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写过无数脍炙人口的佳作,“醉里挑灯看剑”的《破阵子》,读来豪气冲天;“清风半夜鸣蝉”的《西江月》,则是惬意平淡;“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青玉案》,却又柔情似水。辛词以其悲壮而深情的独特魅力,数百年来不知触动了多少读者的情怀。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他还写过一首骂儿词。

那是南宋宁宗庆元元年(公元1195年),辛弃疾已经56岁,他在福州担任知州兼福建安抚使期间,一面安抚百姓,致力民生,一面打击豪强,惩治恶吏,得到了当地百姓的爱戴。任期未满,他因身体不佳,疾病染身,决定向朝廷上书,请求回乡养老。这时,他的一个儿子劝他不要提前走,趁着还在位,抓紧置办一些上好田产,将来才能颐养天年。辛弃疾闻言大怒,写了一首《最高楼》:“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暂忘设醴抽身去,未曾得米弃官归。千年田换八百主,一人口插几张匙?便休休,更说甚,是和非。”在该词序言里,稼轩(辛弃疾别号)记下了来龙去脉——“吾拟乞归,犬子以田产未置止我,赋此骂之”。

他质问儿子:一张嘴吃饭,需要几个勺子?能吃饱就不错了。还警告他说,那些不义之财带来的富贵,注定是危机四伏。

其实,稼轩是爱孩子的,比如那首《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写活了晚年稼轩在乡间携妻带子、耕读传家的天伦之乐。

他和天下父母一样,也希望孩子聪明健康成才,比如《清平乐·为儿铁柱作》,“从今日日聪明,更宜潭妹嵩兄。看取辛家铁柱,无灾无难公卿”。他专门给他年幼的儿子铁柱写了一首词,祝愿他像妹妹潭妹、哥哥嵩兄一样聪明,还希望自己的“辛家铁柱”平安吉祥,将来可以成为朝廷栋梁。这些质朴的话语,是人之常情,也是稼轩最真实的一面。

孩子们要考试了,他写诗说“秋举无多日,天书已十行。绝编能自苦,下笔定成章”(《闻科诏勉诸子》),快考试了,你们这几天多看书,吃点苦,考场上才能写出好文章。这时候,我想他一定会给孩子们讲讲自己的老祖父,在稼轩的少年时代,老祖父辛赞让他去参加金朝的科举考试,稼轩坚持不去,祖父告诉他说,你去金都参加考试,一路考察山川形势,将来才能直捣黄龙、收复河山啊。跟孩子们讲述这些往事的时候,这位“壮岁旌旗拥万夫”的汉子,眼神想必无比温柔。

然而,正因为他对孩子爱之深,所以责之切。当听到孩子劝他置办田产、不要辞官的时候,他出离愤怒,告诫他们再也不要有这样的念头。

史书上未曾记载稼轩的儿子被责骂之后的反应。但稼轩的努力没有白费,后来,他的第三子辛稏在四川长期坚持抗击元军铁骑,积劳成疾,死于前线。其他孩子虽一生平平,但至少没有做出辱没稼轩英名的事情来。

辛弃疾临死之前,没有交待家事,而是望着中原的方向,大声呼喊了几声“杀贼!”史书记载,他死后,家无余财,仅仅留下了平生所写的诗词、写给朝廷的奏议,以及满屋的藏书。作者:徐髯

编辑:林晓彦
对《辛弃疾写词骂儿: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表态
对《辛弃疾写词骂儿: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学习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