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欢乐颂》打擂:代入感决定好不好看耐不耐看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王钟的 发表时间:2017-05-17 09:22

原标题:《白鹿原》《欢乐颂》打擂: 代入感决定好不好看耐不耐看

  “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白鹿原》原著正文的第一句话,以一种魔幻现实主义的笔法,先声夺人,堪称震撼。读罢全书,许多读者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这句。

电视剧版《白鹿原》较为忠实地还原了原著主干情节,从目前播出的几集看,画面表达则给予人视觉冲击力。比如,虽然电视剧没有复述小说令人印象至深的开场白,但屡次重复田野里白氏家族墓地的画面。新坟连旧坟的物是人非,一抵千言万语,把握了陈忠实先生的语言精髓。

中国农民精神生活的忠厚与淳朴,与物质追求的狡黠与执念,可谓该剧已播出部分的主题。对于《白鹿原》前期矛盾冲突的双方——白嘉轩与鹿子霖,很难将他们理解为传统意义上的正派和反派,亦正亦邪的特质兼容于二人之身。

白嘉轩恪守儒家礼教,敬奉老祖宗训诫的守土有责的使命,还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敢作敢当的风骨,但一关系到切身利益的抉择,他也免不了耍小聪明,已播剧情的与鹿家换地、种植罂粟都表现了这点。至于鹿子霖亦非大奸大恶之徒,与嘉轩争夺族长之位,延续的是上代人的家族恩怨,尽管他时常运用乡村政治手腕占得上风,却总在关键时刻败下阵来。如果说白嘉轩是传统乡绅文化的守护者,鹿子霖便是新时代与旧时代转折之间的悲情人物。

在白鹿原上,白不离鹿,鹿不离白。这句话在电视剧中反复出现,借人物之口阐述了中国乡土政治的朴素辩证法。白鹿两家掌握了白鹿村的话语权和资源调配权,危机如起农反抗,盛典如修缮祠堂,如果没有白鹿两家的合力就难以成全。在《白鹿原》里,我们看不到令人厌恶的村霸与地头蛇,而是千百年以来稳定乡村社会基础的士绅文化。随着剧情发展到后期,这种士绅文化面临崩盘与崩溃,当白嘉轩和鹿子霖一代退出历史舞台,新的秩序造就了时代的新人。

受益于原著的大体量,改编后的电视剧避免了国产剧常见的拖沓毛病,甚至有网友在弹幕中表示剧情进展太快。这是初观该剧时让人感到的惊喜之处,改编这部当代文学史上少有的史诗型巨著,懂得素材取舍是成功的前提。

白鹿在原上,欢乐在高楼里,考验着品质与市场的等价性。口碑爆棚的《白鹿原》在这个5月,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欢乐颂2》。这部去年大红大紫的现代剧的续集虽然口碑有所下滑,收视率却未见得扑街。

如果说《欢乐颂》的第一季让人看到了阶层固化的影视演绎,从而让这部戏从寻常的都市剧升华为对于社会发展的探讨,并借此力量扩大了受众群体,那么第二季则未能给予人与之相当的意外惊喜。伴随着人物性格进一步脸谱化,剧情走向存在更高的可预期度,在呈现方式上则陷入用力过猛的套路。

情感戏在第二季所占比例可能更加突出。安迪的情感因包奕凡迎来新的可能,邱莹莹对应勤暧昧的悸动,曲筱绡与赵医生纠结的感情,在已播出部分渐次展开。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剧情发展,该剧观众将形成分野。部分存在社会写实期待的观众可能对新的剧情有所失望,而热衷于人物情感走向者,以及演员的固定粉丝,将成为该剧受众的基本盘。如果对人物情感线处理得好,第二季依然能够成为一部及格的都市言情剧。

5个女孩、5条叙事线路,不同的人物性格与遭遇,让许多观众在剧中纷纷找到自己的影子,从而引发共鸣,产生某种代入感。这是《欢乐颂》的高明之处。那么,第二季能否延续观众的代入感,让每个观众继续找到自己生活体验的参照系,是其能否保持成功的关键。很关键的问题是,观众的代入感是容易疲倦的,都市题材电视剧天然的缺陷就在于难以提供猎奇的增量。

作为一部商业剧,高标准质量控制应该是理应达到的底线,不过从目前播出的部分看,令观众不满的细节客观存在,过多的商业植入则严重影响了视听观感。鉴于第一季的口碑与收视率所打下的坚实基础,制片方急于变现的心情固然可以理解,但是据传该剧的第三季指日可待,能否避免口碑一路下滑,恐怕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电视剧季播并非国内传统,受英美剧影响,近年来国内才逐步引入季播形式。但是,英美剧季播不光有成熟的工业体系支撑,也离不开周播这种国内主流观众尚不适应的形式。目前看来,中国特色的季播剧属于一种杂糅,一方面遵循日播甚至日播两集的习惯,另一方面又要一年一更新,打造了一些超规模大剧。要知道,美剧一季超过20集已算冗长,而国产剧50集上下是标配。如此恐龙规模的季播剧,由并不成熟的影视剧工业打造,最终呈现怎样的产品已是意料之中。

无论如何,5月上映的两部重磅大戏让人看到了国产剧多元发展的态势。近年来,国产剧走出口碑低迷之势,一些高分电视剧次第登场,既让人看到了国内与国际市场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也考验着以IP改编为主要方式的影视制作的后劲。“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陈忠实在《白鹿原》扉页上引用了巴尔扎克的名言。影视改编使得秘史公开化、通俗化,从这个层面看,电视剧还承担着民族文化扩大传播的重要使命。

(王钟的)

编辑:林晓彦
对《《白鹿原》《欢乐颂》打擂:代入感决定好不好看耐不耐看》表态
对《《白鹿原》《欢乐颂》打擂:代入感决定好不好看耐不耐看》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