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诞辰156周年:回顾泰戈尔与中国的不解之缘

来源:光明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7-05-06 11:31

2017年5月7日是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诞辰156周年,他的诗作或许你听过不少,“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但你可知道泰戈尔与中国有何渊源?

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1861年5月7日—1941年8月7日)是印度近代著名诗人、作家和社会活动家。1913年,他因诗集《吉檀迦利》成为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亚洲人,并成为享誉世界的东方文化的代表。

泰戈尔与中国一直有着不解之缘,今天,我们不妨来回顾下那些经典的故事。

中国情结

1881年,20岁的泰戈尔发表著名论文《在中国的死亡贸易》,严厉谴责英国在中国倾销鸦片。用文字这种特殊的武器,表达了自己对中国人民的支持。

1916年,泰戈尔访日期间,在日本东京大学发表演讲,公开谴责日本军国主义者侵略山东的恶劣行径。

1938年,为支持中国抗战,泰戈尔曾以五百卢比发起捐款活动,并书写长信《致人民书》,鼓舞士气。

1956年,周恩来总理曾这样评价泰戈尔:泰戈尔不仅是对世界文学作出了卓越贡献的天才诗人,还是憎恨黑暗、争取光明的伟大印度人民的杰出代表……中国人民永远不能忘记泰戈尔对他们的热爱,中国人民也不能忘记泰戈尔对他们艰苦的民族独立斗争所给予的支持。

泰戈尔(右三)徐志摩(右一)林徽因(右二)梁思成(左一)等合影

访华旅程

泰戈尔三次访问中国,开启二十世纪初中印文化交流。

1924年,接受梁启超等人讲学社的邀请,泰戈尔来到中国访问。泰戈尔访华历时一个半月有余,回国后将在华期间发表的多次演说编辑成册,于1925年以《在中国的演说》为题出版。

1929年3月,在借道去美国和日本讲学之际,泰戈尔第二次来到了上海,由郁达夫和徐志摩同往码头迎接。

1929年6月,泰戈尔访欧归来,探望徐志摩夫妇,入住徐志摩家中。

泰戈尔与徐志摩、林徽因合影

访华趣事

书纨扇赠梅兰芳

泰戈尔首次访华适逢其64岁生日,梅兰芳在戏院为泰戈尔开了《洛神》专场演出。感动之余,泰戈尔即席赋诗一首,并书写在纨扇上赠与梅兰芳。吴晓铃教授译为:亲爱的,你用我不懂的语言的面纱遮盖着你的容颜;正如那遥望如同一脉缥缈的云霞被水雾笼罩着的山峦。

获名“竺震旦”

泰戈尔机缘巧合得到一枚图章,却一直苦于没有一个合适的中文名字可以篆刻。梁启超听闻,赠与他“竺震旦”的名字,“竺”取自“天竺”,意为印度,“震旦”是以前印度对中国的称呼,连起来就是中印和谐友好的意思。

忘年之交

访华期间,徐志摩与林徽因担任泰戈尔的随同翻译。泰戈尔十分赏识徐志摩的才华,给他取了一个印度名字叫“素思玛”,徐志摩则称呼他“老戈爹”。古稀之年的泰戈尔探望徐志摩与陆小曼夫妇时,曾戏称他们是自己的儿子与儿媳妇。 泰戈尔回国后,徐志摩一直与他保持书信来往。

经典作品

《飞鸟集》——郑振铎译

If you shed tears when you miss the sun, you also miss the stars.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

We come nearest to the great when we are great in humility.

当我们是大为谦卑的时候,便是我们最接近伟大的时候。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We read the world wrong and say that it deceives us.

我们把世界看错了,反说它欺骗我们。

The day, with the noise of this little earth, drowns the silence of all worlds.

白日以这小小的地球的喧扰,淹没了整个宇宙的沉默。

《园丁集》——冰心译

Eyes are raining for her, heart is holding umbrella for her, this is love.

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

My heart, the bird of the wilderness, has found its sky in your eyes.

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在你的眼睛里找到它的天空。

Some have tears that well up in the daylight and others tears that are hidden in the gloom.

有的人在白天流涌着眼泪,有的人把眼泪藏在幽深的黑暗里。

《飞鸟与鱼》(《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不是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编辑:小红
对《泰戈尔诞辰156周年:回顾泰戈尔与中国的不解之缘》表态
对《泰戈尔诞辰156周年:回顾泰戈尔与中国的不解之缘》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光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