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官员口述纪实《追问》 呈现一部当代"罪与罚"

来源:新华网 作者:王志艳 发表时间:2017-04-18 16:13

“基层反腐的意义非常深远,是一个民心工程”

新华网:书里提及的很多官员,他们的前半程是差不多的,后半程才发生重大转折,通过整个资料的梳理观察,你认为这个转折一般会在什么情况下发生?

丁捷:我觉得这涉及一个人的人生观与人格,每个人的人格都不是高大全的,我们要承认人性里面的薄弱环节,个人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有的人会得到历练修复,但有的人就没有。这个薄弱点发生在什么地方?八个案例各不相同,基本上在人生的一些转折点上体现得比较明显。比如有个落马官员,他讲到他的心理变化是从他干得最好的时候,他当县委书记时,提拔市级领导,从市所属县里面选3个人,他是其中一个,他认为他干的最好,但是其他两个人一个进了市常委,一个当了副市长,他被派到人大去当副主任。他觉得对他不公平,吃亏了,然后需要得到补偿,所以在经济上就对自己放松了要求,后来几年的时间就迅速地动摇了,实际上就是他的人生观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了。我觉得绝大部分人从一个普通人到领导干部,他在发展过程中还是在不断地进行自我完善,所以大部分人的道路都是正常的、向上的、积极的。

新华网:在中国的这种人情话语场和官场文化里,一般公务员怎样去跳脱出这些传统及观念的影响?

丁捷:我特别欣赏中纪委领导讲过的一句话叫“不读书的领导干部官再大,也是一介俗夫”。就是说,你的心灵是没有独立和真正的自由的,你是被物质利益绑架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写过一个非常好的自我问询,就是“你在这么一个光华四射、物质泛滥的社会,有没有被那些穿金戴银、香车宝马绑架,去违背你的内心?做人做事的时候,你是冲着这些东西去,那么你就被这些东西所绑架了。”

中国是人情社会,难免会接触到这种世俗文化,但你也要有个取舍。作为一个官员,首先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力量,主流的能量,如果这种世俗的物质理念绑架了你,你再用这种理念去绑架你的工作,绑架你的思想,去危害一个单位,一个地方,是十倍百倍的放大这种世俗文化。所以为什么呼吁领导干部要多读书,多读书就是历练内心,学会分辨,懂得取舍。

新华网:基层反腐是现阶段反腐工作的重点之一,做为一名基层纪委书记,你认为基层反腐的难点、重点是什么?

丁捷:基层的腐败影响特别大,绝大部分老百姓对腐败的认识,来自两个渠道,一是传媒,二是他身边的感受。比如看到熟悉的人在搞腐败,他就会推算,好像这个腐败的概率已经比较高了,这会极大影响普通老百姓对这个社会的认识。

基层反腐的意义非常深远,他是一个民心工程。因为你不解决老百姓身边的腐败问题的话,你要改变人民群众对执政者的看法是很难的,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人民对你的信任度。我们很多制度、纪律是没有问题的,关键的难点在于执行力。

“写我的问题同僚,这个过程很痛苦”

新华网:写的过程中最难的是什么?

丁捷:就是表达这一部分官员的思维逻辑,你必须设身处地,站到他的内心去,去复制,复原他的语系、语态、语味。做为写作者,你要进入这种状态,但这种角色错位,让人很痛苦。这些问题官员,他们的逻辑有时候很混乱,价值观不同于正常,很奇怪,很荒谬。但是你还得沿着这个逻辑写下去,才能表现他真实的自我。写8个人,就要站到8个人的角度。

写作就是要不断的去揭开问题,在短时间内接触这么多材料,而且要深度的去研读,信息量太大,负能量太多,这很难承受。作为一个体制之内的人,去写我的这些问题同僚,研究他们的内心世界,对我来说确实是一场折磨,这个过程很痛苦。

新华网:现在比较知名的一些反腐文学作家,以二月河为代表的偏重“以史写实”,以周梅森为代表的更多“以虚写实”。像《追问》这样的纪实文学基本就是“以实写实”了,你怎么看这三种不同风格的表现力?

丁捷:历史剧当然是以历史为镜来映照现实,吸取历史教训和建议,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行为方式与思维方式都是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里面来的,带有历史文化的习惯。实际上我也很希望用小说的形式反映,小说发挥的作用是一种潜行的、深度的,就像中医一样去医治这个社会的毛病。纪实文学因为有直接标注的真实性,可能更能够唤起读者的注意力,更有现实,对应性。

尽管纪实文学区别于新闻报道,甚至区别于报告文学,但它还是以文学的手段来呈现真实。就是说这个故事起因是真实的,但不等于从情节到人物,完全对应现实里面的某一个人,他还是经过一些文学直接处理与加工。这本书里所有的事都是真实的,但是没有一个能在现实中找到唯一的对应性。

新华网:对于现在反腐文学的创作,你有些什么样的看法,或者建议。

丁捷:作家去写着这类反腐文学作品,我觉得必须进入这个领域去体验生活,不能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然后去揣摩。这样写出来的效果会适得其反,混淆视听。

很多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无法面对人性,总是带着道德的框架或者社会功利的框架,去执行一个文学创作,我们的文学要能够真正的抛开功利化写作,他就好了。

“这本书是一面镜子,也是一部人生警示录”

新华网:文艺作品在社会反腐倡廉工作中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丁捷:文学作品最能影响大众,普通老百姓喜欢用一种感性的形式,来接受认识事物,但是现在表现反腐的文艺作品,电视剧啊,电影啊,小说啊,包括纪实文学特别的缺,我们纪检工作的亲力亲为者也缺少表达。我觉得有责任把这块工作向人民群众说清楚,把这些官员的问题向老百姓解答清楚。我是纪检工作者,也是个作家,如果我来表达,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能够反映这段时间的反腐工作,以及腐败官员的内在问题,哪怕只有一点,这个写作也是有现实意义和现实价值的。我愿意做这样一个践行者,先来尝试表述,就是失败了,也无怨无悔。

新华网:希望党员干部包括普通读者从这本书里获得什么?

丁捷:我觉得广大的党员和干部,可以用这本书来照镜子,看看你跟这些官员是否存在同样的毛病问题。而普通的老百姓,是可以把它作为一个人生警示录来看的,在你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千万不能过于物欲,千万不能操之过急。我觉得人生应该是一个相对安静的,循序渐进的上升过程,而不是大跳跃。这些官员,就是妄图在财路、前途和情感方面要的比一般人多得多,速度快得多,量多得多,最后就导致自己毁灭,他们承载不了。

1  2  


编辑:林明锋
数字报

落马官员口述纪实《追问》 呈现一部当代"罪与罚"

新华网  作者:王志艳  2017-04-18

“基层反腐的意义非常深远,是一个民心工程”

新华网:书里提及的很多官员,他们的前半程是差不多的,后半程才发生重大转折,通过整个资料的梳理观察,你认为这个转折一般会在什么情况下发生?

丁捷:我觉得这涉及一个人的人生观与人格,每个人的人格都不是高大全的,我们要承认人性里面的薄弱环节,个人在成长和发展过程中,有的人会得到历练修复,但有的人就没有。这个薄弱点发生在什么地方?八个案例各不相同,基本上在人生的一些转折点上体现得比较明显。比如有个落马官员,他讲到他的心理变化是从他干得最好的时候,他当县委书记时,提拔市级领导,从市所属县里面选3个人,他是其中一个,他认为他干的最好,但是其他两个人一个进了市常委,一个当了副市长,他被派到人大去当副主任。他觉得对他不公平,吃亏了,然后需要得到补偿,所以在经济上就对自己放松了要求,后来几年的时间就迅速地动摇了,实际上就是他的人生观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了。我觉得绝大部分人从一个普通人到领导干部,他在发展过程中还是在不断地进行自我完善,所以大部分人的道路都是正常的、向上的、积极的。

新华网:在中国的这种人情话语场和官场文化里,一般公务员怎样去跳脱出这些传统及观念的影响?

丁捷:我特别欣赏中纪委领导讲过的一句话叫“不读书的领导干部官再大,也是一介俗夫”。就是说,你的心灵是没有独立和真正的自由的,你是被物质利益绑架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写过一个非常好的自我问询,就是“你在这么一个光华四射、物质泛滥的社会,有没有被那些穿金戴银、香车宝马绑架,去违背你的内心?做人做事的时候,你是冲着这些东西去,那么你就被这些东西所绑架了。”

中国是人情社会,难免会接触到这种世俗文化,但你也要有个取舍。作为一个官员,首先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主流力量,主流的能量,如果这种世俗的物质理念绑架了你,你再用这种理念去绑架你的工作,绑架你的思想,去危害一个单位,一个地方,是十倍百倍的放大这种世俗文化。所以为什么呼吁领导干部要多读书,多读书就是历练内心,学会分辨,懂得取舍。

新华网:基层反腐是现阶段反腐工作的重点之一,做为一名基层纪委书记,你认为基层反腐的难点、重点是什么?

丁捷:基层的腐败影响特别大,绝大部分老百姓对腐败的认识,来自两个渠道,一是传媒,二是他身边的感受。比如看到熟悉的人在搞腐败,他就会推算,好像这个腐败的概率已经比较高了,这会极大影响普通老百姓对这个社会的认识。

基层反腐的意义非常深远,他是一个民心工程。因为你不解决老百姓身边的腐败问题的话,你要改变人民群众对执政者的看法是很难的,这个问题直接关系到人民对你的信任度。我们很多制度、纪律是没有问题的,关键的难点在于执行力。

“写我的问题同僚,这个过程很痛苦”

新华网:写的过程中最难的是什么?

丁捷:就是表达这一部分官员的思维逻辑,你必须设身处地,站到他的内心去,去复制,复原他的语系、语态、语味。做为写作者,你要进入这种状态,但这种角色错位,让人很痛苦。这些问题官员,他们的逻辑有时候很混乱,价值观不同于正常,很奇怪,很荒谬。但是你还得沿着这个逻辑写下去,才能表现他真实的自我。写8个人,就要站到8个人的角度。

写作就是要不断的去揭开问题,在短时间内接触这么多材料,而且要深度的去研读,信息量太大,负能量太多,这很难承受。作为一个体制之内的人,去写我的这些问题同僚,研究他们的内心世界,对我来说确实是一场折磨,这个过程很痛苦。

新华网:现在比较知名的一些反腐文学作家,以二月河为代表的偏重“以史写实”,以周梅森为代表的更多“以虚写实”。像《追问》这样的纪实文学基本就是“以实写实”了,你怎么看这三种不同风格的表现力?

丁捷:历史剧当然是以历史为镜来映照现实,吸取历史教训和建议,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的行为方式与思维方式都是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里面来的,带有历史文化的习惯。实际上我也很希望用小说的形式反映,小说发挥的作用是一种潜行的、深度的,就像中医一样去医治这个社会的毛病。纪实文学因为有直接标注的真实性,可能更能够唤起读者的注意力,更有现实,对应性。

尽管纪实文学区别于新闻报道,甚至区别于报告文学,但它还是以文学的手段来呈现真实。就是说这个故事起因是真实的,但不等于从情节到人物,完全对应现实里面的某一个人,他还是经过一些文学直接处理与加工。这本书里所有的事都是真实的,但是没有一个能在现实中找到唯一的对应性。

新华网:对于现在反腐文学的创作,你有些什么样的看法,或者建议。

丁捷:作家去写着这类反腐文学作品,我觉得必须进入这个领域去体验生活,不能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然后去揣摩。这样写出来的效果会适得其反,混淆视听。

很多作家在写作的时候,无法面对人性,总是带着道德的框架或者社会功利的框架,去执行一个文学创作,我们的文学要能够真正的抛开功利化写作,他就好了。

“这本书是一面镜子,也是一部人生警示录”

新华网:文艺作品在社会反腐倡廉工作中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丁捷:文学作品最能影响大众,普通老百姓喜欢用一种感性的形式,来接受认识事物,但是现在表现反腐的文艺作品,电视剧啊,电影啊,小说啊,包括纪实文学特别的缺,我们纪检工作的亲力亲为者也缺少表达。我觉得有责任把这块工作向人民群众说清楚,把这些官员的问题向老百姓解答清楚。我是纪检工作者,也是个作家,如果我来表达,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能够反映这段时间的反腐工作,以及腐败官员的内在问题,哪怕只有一点,这个写作也是有现实意义和现实价值的。我愿意做这样一个践行者,先来尝试表述,就是失败了,也无怨无悔。

新华网:希望党员干部包括普通读者从这本书里获得什么?

丁捷:我觉得广大的党员和干部,可以用这本书来照镜子,看看你跟这些官员是否存在同样的毛病问题。而普通的老百姓,是可以把它作为一个人生警示录来看的,在你自己的人生道路上,千万不能过于物欲,千万不能操之过急。我觉得人生应该是一个相对安静的,循序渐进的上升过程,而不是大跳跃。这些官员,就是妄图在财路、前途和情感方面要的比一般人多得多,速度快得多,量多得多,最后就导致自己毁灭,他们承载不了。

1  2  


编辑:林明锋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