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官员口述纪实《追问》 呈现一部当代"罪与罚"

来源:新华网 作者:王志艳 发表时间:2017-04-18 16:13

 

  

《追问》,丁捷著,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新华网北京3月27日电(记者 王志艳 实习记者赵心怡)近年来,反腐题材文学作品重新获得公众关注,如军旅作家陶纯写的《一座营盘》,知名作家周大新取材于谷俊山案写的《曲终人散》,政治小说家周梅森写的《人民的名义》等。最近,又一部反腐纪实文学作品《追问》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以口述体、非虚构方式真实记录了一群“阶下囚”的人生轨迹。

本书作者丁捷之前有《依偎》《亢奋》《如花如玉》等多部著作,《追问》是其首部反腐题材作品,创作历时近两年。他的另一个职业身份,是某省属文化集团的纪委书记,亲自参与查处过数起违纪违法案件。

十八大后,反腐工作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重要内容。不论是查处贪官人数之多,级别之高,行动密度之大,还是涉及领域之宽,挖掘问题之深,都是前所未有的。四年时间的反腐斗争,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独特的印记。

《追问》通过一群落马官员的口述纪实,描摹他们从破纪到破法的过程,深刻揭示腐败分子矛盾复杂的内心世界,刻画出他们灵魂衰落的轨迹。

丁捷介绍,在中纪委和江苏省纪委的支持下,他获得了633个案例资料,从中遴选出28个以上地厅级与省管领导干部的违法违纪典型,采访了其中的13人,记录了约数十万字一手材料,最终呈现出8个深度解剖的案例。这一部微观式的作品,微观到具体的一个人是怎么样一步步走向贪腐的。

作家二月河评价《追问》,“是一部难得一见的长篇非虚构文学,更是一部令人震颤的当代‘罪与罚’;是一部与所谓‘落马者’正面交锋的心灵碰撞实录,更是一部哲思蕴含于理性追问之中的‘醒世恒言’;是一部运用文学力量贯穿历史与现实的“劫后人语”,更是一部融入其中、摒弃说教的人文反腐教材。”

谈及创作《追问》的初心,丁捷说,纪检事业是做“人情、人心、人性”的工作,纪委书记本质上与作家没有区别。从事纪检工作的几年间,所闻所历、可以深度嵌入记忆的故事非常多,内心振荡的频率与幅度远超过以往。将这条战线的苦心与辛劳写出来“算是尽一份本职”。

为了写作本书,丁捷看了很多官员的忏悔录,最长的一份达两万字。“为什么有的人被打垮时,才会追问自己内心的真实?为什么有的人被打垮后,依然无法追问到自己内心的真实?”这句被印在书封上的文字成为丁捷贯穿全书的思考注脚。在每个案例后缀的“访问手记”中,丁捷为受访者设置了“人生问答”,以“追问”的形式再次深入他们内心的黑洞探寻人性的幽暗与复杂。

《追问》一书的责编、中央党校出版社三编室主任王君认为,“这本书里原汁原味的事实放在这儿,没有进行更多的分析,它的价值就是给我们的理论者,给我们的思想工作者提供了一个版本,一个病历。”

在文学评论家李朝全看来,《追问》是一部问心之作,拷问我们自己的灵魂。“通过解剖这些腐败的案例,让我们对照检查,就像镜子一样,像戒尺一样,前车之辅,后车之鉴。”

本网记者深度对话丁捷,一一解密《追问》写作的幕后故事。

[对话实录]

“《追问》的另外一层含义是‘责问’”

新华网:这本书的创作缘起是什么?

丁捷:中纪委提出要用文学的、哲学的、历史的形式反映十八大以来我们国家的反腐败工作,我们江苏省纪委就着手策划落实了这个。从历史和哲学角度表现反腐的作品还是比较多的,但从文学角度,客观反映当下的反腐题材作品相对比较少。在上级纪委的指导和帮助下,以及他们提供的材料中,寻找素材进行了这样一个写作。

新华网:你拿到600多个案例素材,但最终写进书里的是8个,筛选的标准和原则是什么?

丁捷:现在中央纪委到地方纪委非常重视警示教育,这也是本书的出发点。

首先这本书的切入点是挖掘涉案官员的内心世界,还原他的精神演变,这是一个比较隐秘的、漫长的心灵蜕变的过程,所以我选择的案例必须具有代表性、典型性。其次,遵循把纪律提在前面的思路,选择了几个违纪受到处分但并没有上升到违法程度的案例。最后因为是采用口述体的纪实表现方式,我去采访他们,所以需要当事人善于表述,能够描述自己心理演变的过程。有的人不善于表达也没办法,也有人不配合,不愿意讲内在的东西,你也不好强迫,他有权保持沉默。

新华网:这八个案例的典型性体现在什么方面?

丁捷:首先这8个人的身份有差异性,代表了不同的行业特点,有地方领导、教育系统的、国有企业的、文化口、经济口等等,要有一定的覆盖面。再有,他们的故事能够相对比较集中的反映十八大以来办理的案件。200多个省部级,超过100万人被处分,选取的案例要能够代表这个群体出现的问题,有一定的普遍性。

新华网:你为每个采访对象专门设计了一份“人生问卷”,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设计?一共有多少题?都问了哪些?

丁捷:“人生问卷”实际上涉及的问题非常多,基础题库差不多有30条,主要是围绕一个人成长和发展的,针对不同的人然后选两个问题来问他。但是我在交流的过程中,也会随时随机提出新的问题。为什么去设置这个?因为这本书就是描述官员的成长和奋斗史,追寻他们心灵世界一些隐秘的缺陷,刻画他们的蜕变轨迹。

我觉得任何人,从满身光环的成功人士,一个权力的掌控者,一夜之间变成阶下囚,变成一个受到党纪国法严惩的人,有一个漫长的转变过程。我想反映的就是这个过程,他的问题,他的脱轨是从哪儿开始的,脱轨的轨迹是什么?为什么是这样的一条轨迹?为什么他们的轨迹跟其他人不一样了。所以书名《追问》还有另外一层含义——“责问”: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进行成这种样子?

新华网:有没有让你印象特别深刻的回答?

丁捷:就是书里写到的一位文化厅长,他的问题我定义为“被动腐败”,就是不使用自己的公权力,但也不过问不履行自己的监管责任,致使手下人发生很多问题,他不作为,就是一种变相腐败。这位文化官员纵容手下收假字画造假,扰乱市场,到最后受到降级处分。但实际上,他思想上并没有真正接受这种处罚,也不承认自己有责任,他把不作为,看成一种理所当然。

他的态度令我非常震惊,归根结底,就是有一部分官员认为自己只要不做坏事就是好官。实际上你占据一个位置,你没有履行相应的职责,就是失职。因为你造成的影响或许和有些坏官的危害是一样的。

编辑:林明锋
对《落马官员口述纪实《追问》 呈现一部当代"罪与罚"》表态
对《落马官员口述纪实《追问》 呈现一部当代"罪与罚"》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