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苛求 “马屁诗”!谈那些爱作诗歌的宋朝皇帝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晏建怀 发表时间:2017-03-02 15:07

宋朝的皇帝,大都自己创作一些诗歌,宋仁宗赵祯也不例外。

皇帝的诗,限于身份的特殊,政治作用大于艺术追求,居高临下、鞭策鼓励者多,加上才情不够,又不敢轻易露丑,大都四平八稳,故好诗往往乏善可陈,尤其是那些与大臣们的宴饮酬酢之作。不过,诗虽一般,但诗后有些故事倒也有趣。

宋仁宗晚年,经常召集大臣们,于皇宫御花园,赏花、钓鱼、赋诗、饮宴,美其名曰“赏花钓鱼宴”。在“赏花钓鱼宴”中,宋仁宗曾作《幸后苑召宰执侍从台谏馆阁以下赏花钓鱼中觞赋诗》,诗云:“晴旭晖晖籞苑开,氤氲花气好风来。游丝罥絮萦行仗,堕蕊飘香入酒杯。鱼跃纹波时泼辣,莺流深树久徘徊。青春朝野方无事,故许欢游近侍陪。”诗歌四平八稳而显老态,雍容华贵而无风骨,不过是应景和造话题之作。

然而,皇帝写了诗,部下们都必须凑趣依韵应和。当时,宰相韩琦、枢密使曾公亮、参知政事张昪、孙抃、枢密副使欧阳修、陈旭等朝中大臣,还有任职集贤院的苏颂、王安石等都有和诗,同题《和御制赏花钓鱼诗》。

其中,韩琦诗曰:“花簇香亭万朵开,琱舆高自九天来。轻阴阁雨迎天步,寒色留春送寿杯。仙吹彻云终缥缈,恩鱼逢饵几徘徊。曾参二十年前会,今备台司得再陪。”

欧阳修诗曰:“终阙晨霞照雾开,轻尘不动翠华来。鱼游碧沼涵灵德,花馥清香荐寿杯。梦听钧天声杳默,日长化国景徘徊。自惭击壤音多野,帝所赓歌亦许陪。”

其他大臣也皆有和诗。大臣们依韵和诗,本来正常,这些人又均为满腹诗书的槃槃大才,皆能轻松应对。然而,宋仁宗这首御制诗的韵脚却是一个“徊”字,有“徊”字的词语太少,大臣们又是当场和诗,临场竟然都想不起“徊”字除了“徘”字外,还能同何字组成词语,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照抄宋仁宗的“徘徊”二字入诗。结果,诗一交上去,连宋仁宗都看傻眼了。

“赏花钓鱼宴”的隙间,皇宫中掌俳优杂技的教坊优人(演员)照例出来逗笑娱乐,他们听到这个情况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创作了一个类似于小品的杂戏,戏中几个人去租房子,到了一处房屋,在堂前反复来回,旁边的优人问如何,他们回答说:“徘徊。”至后堂,又反复来回,旁边又问如何,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徘徊也。”这时,有人说了一句:“可则可矣,就是徘徊太多。”说完,一旁观看的宋仁宗到底忍不住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而那些和诗的大臣,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五百年后,明人杨慎在《升庵诗话》“诗押徊字”条中记载了此事,并嘲笑说:“宋赏花钓鱼和诗,‘徘徊’无别押者,优人有徘徊太多之谑。余思《汉书相如传》有‘安翔徐徊’,昭帝庙号‘从徊’,扬雄赋有‘徊徊徨徨’,唐松陵诗有‘迟徊’,庚信文有‘徕徊’,当时诸公未之精思耳,何可谓无。”

杨慎一口气连举五个有“徊”字的词语,其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然而,这点瑕疵,并不能撼动欧阳修、王安石文学地位的。何况,应制之作,本就差不多等同于逢场作戏,哪里会有什么惊世之作诞生。甚至,这种场合非但不能诞生杰作,反而常常出产“马屁诗”,像明朝解缙,陪朱元璋在御苑钓鱼时,他钓到了鱼,朱元璋却一无所获,解缙便有《钓鱼诗》云:“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典型的“马屁诗”,但这会影响解缙的才名吗?因此,过于求全,亦难免落入吹毛求疵的窠臼。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不必苛求 “马屁诗”!谈那些爱作诗歌的宋朝皇帝

羊城晚报  作者:晏建怀  2017-03-02

宋朝的皇帝,大都自己创作一些诗歌,宋仁宗赵祯也不例外。

皇帝的诗,限于身份的特殊,政治作用大于艺术追求,居高临下、鞭策鼓励者多,加上才情不够,又不敢轻易露丑,大都四平八稳,故好诗往往乏善可陈,尤其是那些与大臣们的宴饮酬酢之作。不过,诗虽一般,但诗后有些故事倒也有趣。

宋仁宗晚年,经常召集大臣们,于皇宫御花园,赏花、钓鱼、赋诗、饮宴,美其名曰“赏花钓鱼宴”。在“赏花钓鱼宴”中,宋仁宗曾作《幸后苑召宰执侍从台谏馆阁以下赏花钓鱼中觞赋诗》,诗云:“晴旭晖晖籞苑开,氤氲花气好风来。游丝罥絮萦行仗,堕蕊飘香入酒杯。鱼跃纹波时泼辣,莺流深树久徘徊。青春朝野方无事,故许欢游近侍陪。”诗歌四平八稳而显老态,雍容华贵而无风骨,不过是应景和造话题之作。

然而,皇帝写了诗,部下们都必须凑趣依韵应和。当时,宰相韩琦、枢密使曾公亮、参知政事张昪、孙抃、枢密副使欧阳修、陈旭等朝中大臣,还有任职集贤院的苏颂、王安石等都有和诗,同题《和御制赏花钓鱼诗》。

其中,韩琦诗曰:“花簇香亭万朵开,琱舆高自九天来。轻阴阁雨迎天步,寒色留春送寿杯。仙吹彻云终缥缈,恩鱼逢饵几徘徊。曾参二十年前会,今备台司得再陪。”

欧阳修诗曰:“终阙晨霞照雾开,轻尘不动翠华来。鱼游碧沼涵灵德,花馥清香荐寿杯。梦听钧天声杳默,日长化国景徘徊。自惭击壤音多野,帝所赓歌亦许陪。”

其他大臣也皆有和诗。大臣们依韵和诗,本来正常,这些人又均为满腹诗书的槃槃大才,皆能轻松应对。然而,宋仁宗这首御制诗的韵脚却是一个“徊”字,有“徊”字的词语太少,大臣们又是当场和诗,临场竟然都想不起“徊”字除了“徘”字外,还能同何字组成词语,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照抄宋仁宗的“徘徊”二字入诗。结果,诗一交上去,连宋仁宗都看傻眼了。

“赏花钓鱼宴”的隙间,皇宫中掌俳优杂技的教坊优人(演员)照例出来逗笑娱乐,他们听到这个情况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创作了一个类似于小品的杂戏,戏中几个人去租房子,到了一处房屋,在堂前反复来回,旁边的优人问如何,他们回答说:“徘徊。”至后堂,又反复来回,旁边又问如何,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徘徊也。”这时,有人说了一句:“可则可矣,就是徘徊太多。”说完,一旁观看的宋仁宗到底忍不住了,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而那些和诗的大臣,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五百年后,明人杨慎在《升庵诗话》“诗押徊字”条中记载了此事,并嘲笑说:“宋赏花钓鱼和诗,‘徘徊’无别押者,优人有徘徊太多之谑。余思《汉书相如传》有‘安翔徐徊’,昭帝庙号‘从徊’,扬雄赋有‘徊徊徨徨’,唐松陵诗有‘迟徊’,庚信文有‘徕徊’,当时诸公未之精思耳,何可谓无。”

杨慎一口气连举五个有“徊”字的词语,其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然而,这点瑕疵,并不能撼动欧阳修、王安石文学地位的。何况,应制之作,本就差不多等同于逢场作戏,哪里会有什么惊世之作诞生。甚至,这种场合非但不能诞生杰作,反而常常出产“马屁诗”,像明朝解缙,陪朱元璋在御苑钓鱼时,他钓到了鱼,朱元璋却一无所获,解缙便有《钓鱼诗》云:“数尺丝纶落水中,金钩抛去永无踪,凡鱼不敢朝天子,万岁君王只钓龙。”典型的“马屁诗”,但这会影响解缙的才名吗?因此,过于求全,亦难免落入吹毛求疵的窠臼。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