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丹青 从另一个角度谈收藏

来源:金羊网 作者:孙晶 林昂 发表时间:2017-03-02 13:53

特邀嘉宾 许钦松 广东画院院长、广东省文联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美协名誉主席

  翟美卿香江集团总裁、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常委、天津美协会员

  特邀主持 赵利平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

本版撰文 羊城晚报记者 孙晶 实习生 林昂

中国书画也许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门类,它不仅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还有着无与伦比的修身养性、陶冶性情的功能,所以不仅为文人墨客所青睐,也吸引了政商等其他领域的精英投身其中。社会名流作画与专业画家的艺术创作有何不同,应该如何看待名流丹青的收藏?名流艺术品在慈善领域还能如何发挥功效?也许,既品味过书画的神韵又能跳出丹青的方圆看艺术之美的人能有更深感悟。

  《长江揽胜》 许钦松

谈入门:从玩的心态起步

赵利平:“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中国画的意境之美自古吸引了众多政商等社会名流,他们有的浅尝辄止,有的则在绘画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比如何香凝、宋美龄等。如果从创作的体验,职业画家和名流绘画会有哪些区别?

许钦松:传统的中国画在古代并没有专业之分,尤其在明清,当官的人往往也是文人,他们喜欢书画,在玩的过程当中,寄托某种情感,抒发情怀,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这样一种玩的心态,主要是满足了个人的情感表达。

这群人里有文人士大夫,有出家人,还有政治家等,他们有话语权,因为有文化这个主要的元素来支撑起国画的格局。

其实从广义上讲,中国画是谁都可以玩的一种艺术。现代社会才有职业的分工,然后出现了业余、专业之说。绘画非常有意思,不能简单地用职业来划分水平高下。不能说你整天在画画,就一定画得好。画好了,就是专业,画不好,就通通是业余。

画画肯定是从玩开始的,但是玩到“走火入魔”,不画画就心里不舒服,就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或者看的东西多了,眼界提高了,觉得碰到难题了,要拜师,要解决问题。其实这是一个进步的开始。

翟美卿:我现在就读中国国家画院的高研班,好多同学都是专业画家。有一次,大家分享学画画的经历和感受。很多同学认为,刚开始画的时候能够随心所欲,到了一定时候,会很困惑,很痛苦,因为他们要不断地在艺术创作方面追求进步。但说实在话,我跟他们不同。我画画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整个人的思想全部沉浸在快乐当中,已经达到忘我的境地。这种感觉真好,所以我画画是没有痛苦的。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艺术家在追求艺术不断的进步,我是企业家,画画是在寻求另外的一种感觉。艺术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补充,是物质以外精神层面的需要,是心灵的减压。逍遥出尘世,驰骋于艺术的大美世界中。在此状态中,感受到人的精神是大超脱、大自由,“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是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春酣国色》 翟美卿

谈绘画:是率性而为还是先有构图?

赵利平:“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绘画往往在下笔前要在心中构图。但也有一种状态是画家率性而画,是心灵的释放。谈谈你在创作中的状态。

翟美卿:刚开始我画牡丹,并不知道如何画,我就照着家里的一只陶瓷盘上的牡丹开始画。有一次我去洛阳找著名的牡丹大画家王秀,请教她如何画牡丹。当时她让我先画,我随手就画了,画了之后她评价我画得很大胆。然后她说以后要注意一点,构图要坐下来先想好。她说绘画一般先构图的时间很长,再下笔。

我下笔的时候,就是拿起笔画了再说,心就随着它去走。我画的牡丹,完全是一种心性的释放,在这方面,我感觉跟他们不一样。我觉得功力慢慢会不断地进步。所以我每天都画,有时候一天画一张,有时候一天连续画3张,坚持不懈,但总是随心而画。

赵利平:画画无他,除了技巧,还有阅历、情怀、境界和眼界,这些都使画画水平更上层楼。我们看到的政治家也好,社会活动家也好,外交家也好,他们确实有更丰富的阅历,有了一定的情怀,所以当他们在学习作画时有的可以出笔不凡,作品就体现了这种调性。

许钦松:有一定阅历的人,他肯定是内在的力量强大,对搞艺术,是有利因素。有一位绘画大师说过:“不就是一张纸嘛?”就是说,你不要害怕,画画就是一张纸而已。这种修养也好、阅历也好,它是有利的因素,但不能跟绘画水平划等号,不是所有有阅历的人都画得好,它只是组成内心力量的一个重要部分。

境界当然包括见多识广。我见过很多的人,也看了很多山,那么这当中好像就会产生一种看山如看人的感觉。

看山如看人,看人也如看山,在灵魂当中,它们有某种相似的地方,比如山也有灵魂,它默默无闻,但也有喜怒哀乐。夏天,满山鲜花盛开,感觉生命力旺盛;冬日,冰雪覆盖又觉满目苍凉。看上午出太阳时的山,跟夕阳普照下的山,心境也不一样,所以看山如看人,这样一个理解的产生,让我们对艺术的理解要深很多。

至于画画是否先有构图,是要看情况的。随性而画的情况也常有。有一些人画中国画,原本是没有一个总体构图。他从下笔那里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走到哪算哪。而另一种主题性强的画作,特别需要去表达某种情感或者意境,那肯定要预先设置好构图。

  宋美龄画作

谈写生:如同跟山“谈恋爱”

赵利平: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国家画院给你带来什么?你认为绘画最重要的是什么?

翟美卿:国家画院里,人人都是我的老师,处处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们经常去写生,我觉得写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去山水美的农村,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回到很自然的生活。经过写生,我感受到最自然的生活,心觉得很踏实、很平静。

做企业平时很忙,很少有时间观察生活中的美,自然中的美。通过写生我认识到,很多东西你需要豪华,是因为内心不够丰富。如果内心不够富足,就想要外面的东西来堆砌、来显示。其实当你内心富足时,会觉得其实很简单就足够了,幸福随之而来。

赵利平:很多名人会来向您拜师,你觉得在写生方面应该如何帮助他们提升?

许钦松:写生是绘画功课的一种,跟普通的游客去看山水是不一样的。普通的游客回到家,对于山水只是一个印象,他们记住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对景色的记忆很容易淡忘。

但作为画家,写生是促使你观察自然时,通过眼睛、手、脑三个器官之间的互动了解自然。因为你动过手,你就记住了。写生就如跟山谈恋爱,一谈恋爱你就会观察,就会记住。没有跟那个人谈恋爱,你见多少次面都没用,因为你进入不了他的心灵的世界。写生让你观察,而且培养一种观察的意识。所以我画的山都很具体,别人会问我有什么稿或者是否有照片,我从来没有,因为经过观察以后,记住了很多自然的东西。

  《因风浪漫》 许钦松

谈教学:表达语言要丰富

许钦松:我教学生都是因材施教,每个人方法都不一样。首先就是表达语言要丰富,要使自己的东西得到更好表达。就如我们写文章,脑子里头有很多的词汇,就能够任意调用,任君选择。所以我要求学生要建立起一个很丰富的、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体系,学习积累就很重要,必须要看很多古人的东西,看同辈人的东西,要知道自己大致的位置在哪里。

而看古画一定要看原作,在一些拍卖会、博物馆、美术馆以及书画市场看原作。原作有一种艺术气息是照片和印刷品无法体现出来的。

所以,我们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有用。艺术,像中国画,它总是在经意与不经意当中,出来一些奇妙的东西。如果只有一个既定的导引,好像我们的导航,早就设置好了,那就没有什么惊人的意外,也就没有意趣。

  《国色天香》 翟美卿

谈目的:名流丹青 做慈善的桥梁

赵利平:名流作画,从兴趣开始,在取得一定的艺术成就以后,难免不接触市场,你认为如何才能更大地发挥名人效应,让作品的用途更有意义?

翟美卿:现在我的不少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看到我的画表示有意购买。我从来都不卖,我的画只能用来做慈善,或者有些活动,我可以赠送。

我们现在在做一个扶贫项目——捐助建设香江爱心图书室,去年香江爱心图书室建了1500个,今年计划再建2000个。现在提倡精准扶贫,如果能够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不只是给他们钱,而且给他们图书,帮助他们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能够让他们为将来真正的脱贫打好基础,是很有意义的事。

我想,我不单自己做,还应该号召更多的企业家参与。所以我正在策划这个活动,比如说建立一个扶贫地区的图书室要5万元,如果有企业家可以认捐,我们都会用他们公司的名称冠名图书室,他们做得越多,我也会把自己的画作为纪念品送给他们。

我们要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打造成一个好的慈善品牌,不只是自己做慈善,还影响别人做慈善,光靠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希望我的画以后全都用来做慈善,要让绘画在慈善领域发挥更大的效能。

赵利平:连接慈善,你的画就不仅仅是一幅画,这画里面有沉甸甸的爱心,有推进社会公益,弘扬扶贫助困精神的意义。

编辑:林晓彦
数字报

名流丹青 从另一个角度谈收藏

金羊网  作者:孙晶 林昂  2017-03-02

特邀嘉宾 许钦松 广东画院院长、广东省文联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广东省美协名誉主席

  翟美卿香江集团总裁、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妇联常委、天津美协会员

  特邀主持 赵利平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化学会副会长

本版撰文 羊城晚报记者 孙晶 实习生 林昂

中国书画也许是最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门类,它不仅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还有着无与伦比的修身养性、陶冶性情的功能,所以不仅为文人墨客所青睐,也吸引了政商等其他领域的精英投身其中。社会名流作画与专业画家的艺术创作有何不同,应该如何看待名流丹青的收藏?名流艺术品在慈善领域还能如何发挥功效?也许,既品味过书画的神韵又能跳出丹青的方圆看艺术之美的人能有更深感悟。

  《长江揽胜》 许钦松

谈入门:从玩的心态起步

赵利平:“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中国画的意境之美自古吸引了众多政商等社会名流,他们有的浅尝辄止,有的则在绘画上取得了非凡的成就,比如何香凝、宋美龄等。如果从创作的体验,职业画家和名流绘画会有哪些区别?

许钦松:传统的中国画在古代并没有专业之分,尤其在明清,当官的人往往也是文人,他们喜欢书画,在玩的过程当中,寄托某种情感,抒发情怀,有很高的文化修养。这样一种玩的心态,主要是满足了个人的情感表达。

这群人里有文人士大夫,有出家人,还有政治家等,他们有话语权,因为有文化这个主要的元素来支撑起国画的格局。

其实从广义上讲,中国画是谁都可以玩的一种艺术。现代社会才有职业的分工,然后出现了业余、专业之说。绘画非常有意思,不能简单地用职业来划分水平高下。不能说你整天在画画,就一定画得好。画好了,就是专业,画不好,就通通是业余。

画画肯定是从玩开始的,但是玩到“走火入魔”,不画画就心里不舒服,就会对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或者看的东西多了,眼界提高了,觉得碰到难题了,要拜师,要解决问题。其实这是一个进步的开始。

翟美卿:我现在就读中国国家画院的高研班,好多同学都是专业画家。有一次,大家分享学画画的经历和感受。很多同学认为,刚开始画的时候能够随心所欲,到了一定时候,会很困惑,很痛苦,因为他们要不断地在艺术创作方面追求进步。但说实在话,我跟他们不同。我画画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整个人的思想全部沉浸在快乐当中,已经达到忘我的境地。这种感觉真好,所以我画画是没有痛苦的。

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艺术家在追求艺术不断的进步,我是企业家,画画是在寻求另外的一种感觉。艺术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补充,是物质以外精神层面的需要,是心灵的减压。逍遥出尘世,驰骋于艺术的大美世界中。在此状态中,感受到人的精神是大超脱、大自由,“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是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春酣国色》 翟美卿

谈绘画:是率性而为还是先有构图?

赵利平:“十日画一水,五日画一石。能事不受相促迫,王宰始肯留真迹”,绘画往往在下笔前要在心中构图。但也有一种状态是画家率性而画,是心灵的释放。谈谈你在创作中的状态。

翟美卿:刚开始我画牡丹,并不知道如何画,我就照着家里的一只陶瓷盘上的牡丹开始画。有一次我去洛阳找著名的牡丹大画家王秀,请教她如何画牡丹。当时她让我先画,我随手就画了,画了之后她评价我画得很大胆。然后她说以后要注意一点,构图要坐下来先想好。她说绘画一般先构图的时间很长,再下笔。

我下笔的时候,就是拿起笔画了再说,心就随着它去走。我画的牡丹,完全是一种心性的释放,在这方面,我感觉跟他们不一样。我觉得功力慢慢会不断地进步。所以我每天都画,有时候一天画一张,有时候一天连续画3张,坚持不懈,但总是随心而画。

赵利平:画画无他,除了技巧,还有阅历、情怀、境界和眼界,这些都使画画水平更上层楼。我们看到的政治家也好,社会活动家也好,外交家也好,他们确实有更丰富的阅历,有了一定的情怀,所以当他们在学习作画时有的可以出笔不凡,作品就体现了这种调性。

许钦松:有一定阅历的人,他肯定是内在的力量强大,对搞艺术,是有利因素。有一位绘画大师说过:“不就是一张纸嘛?”就是说,你不要害怕,画画就是一张纸而已。这种修养也好、阅历也好,它是有利的因素,但不能跟绘画水平划等号,不是所有有阅历的人都画得好,它只是组成内心力量的一个重要部分。

境界当然包括见多识广。我见过很多的人,也看了很多山,那么这当中好像就会产生一种看山如看人的感觉。

看山如看人,看人也如看山,在灵魂当中,它们有某种相似的地方,比如山也有灵魂,它默默无闻,但也有喜怒哀乐。夏天,满山鲜花盛开,感觉生命力旺盛;冬日,冰雪覆盖又觉满目苍凉。看上午出太阳时的山,跟夕阳普照下的山,心境也不一样,所以看山如看人,这样一个理解的产生,让我们对艺术的理解要深很多。

至于画画是否先有构图,是要看情况的。随性而画的情况也常有。有一些人画中国画,原本是没有一个总体构图。他从下笔那里就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走到哪算哪。而另一种主题性强的画作,特别需要去表达某种情感或者意境,那肯定要预先设置好构图。

  宋美龄画作

谈写生:如同跟山“谈恋爱”

赵利平:在学习绘画的过程中,国家画院给你带来什么?你认为绘画最重要的是什么?

翟美卿:国家画院里,人人都是我的老师,处处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们经常去写生,我觉得写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去山水美的农村,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回到很自然的生活。经过写生,我感受到最自然的生活,心觉得很踏实、很平静。

做企业平时很忙,很少有时间观察生活中的美,自然中的美。通过写生我认识到,很多东西你需要豪华,是因为内心不够丰富。如果内心不够富足,就想要外面的东西来堆砌、来显示。其实当你内心富足时,会觉得其实很简单就足够了,幸福随之而来。

赵利平:很多名人会来向您拜师,你觉得在写生方面应该如何帮助他们提升?

许钦松:写生是绘画功课的一种,跟普通的游客去看山水是不一样的。普通的游客回到家,对于山水只是一个印象,他们记住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对景色的记忆很容易淡忘。

但作为画家,写生是促使你观察自然时,通过眼睛、手、脑三个器官之间的互动了解自然。因为你动过手,你就记住了。写生就如跟山谈恋爱,一谈恋爱你就会观察,就会记住。没有跟那个人谈恋爱,你见多少次面都没用,因为你进入不了他的心灵的世界。写生让你观察,而且培养一种观察的意识。所以我画的山都很具体,别人会问我有什么稿或者是否有照片,我从来没有,因为经过观察以后,记住了很多自然的东西。

  《因风浪漫》 许钦松

谈教学:表达语言要丰富

许钦松:我教学生都是因材施教,每个人方法都不一样。首先就是表达语言要丰富,要使自己的东西得到更好表达。就如我们写文章,脑子里头有很多的词汇,就能够任意调用,任君选择。所以我要求学生要建立起一个很丰富的、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体系,学习积累就很重要,必须要看很多古人的东西,看同辈人的东西,要知道自己大致的位置在哪里。

而看古画一定要看原作,在一些拍卖会、博物馆、美术馆以及书画市场看原作。原作有一种艺术气息是照片和印刷品无法体现出来的。

所以,我们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有用。艺术,像中国画,它总是在经意与不经意当中,出来一些奇妙的东西。如果只有一个既定的导引,好像我们的导航,早就设置好了,那就没有什么惊人的意外,也就没有意趣。

  《国色天香》 翟美卿

谈目的:名流丹青 做慈善的桥梁

赵利平:名流作画,从兴趣开始,在取得一定的艺术成就以后,难免不接触市场,你认为如何才能更大地发挥名人效应,让作品的用途更有意义?

翟美卿:现在我的不少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看到我的画表示有意购买。我从来都不卖,我的画只能用来做慈善,或者有些活动,我可以赠送。

我们现在在做一个扶贫项目——捐助建设香江爱心图书室,去年香江爱心图书室建了1500个,今年计划再建2000个。现在提倡精准扶贫,如果能够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不只是给他们钱,而且给他们图书,帮助他们得到更好的教育资源,能够让他们为将来真正的脱贫打好基础,是很有意义的事。

我想,我不单自己做,还应该号召更多的企业家参与。所以我正在策划这个活动,比如说建立一个扶贫地区的图书室要5万元,如果有企业家可以认捐,我们都会用他们公司的名称冠名图书室,他们做得越多,我也会把自己的画作为纪念品送给他们。

我们要将自己的慈善基金会打造成一个好的慈善品牌,不只是自己做慈善,还影响别人做慈善,光靠自己的力量,是有限的。我希望我的画以后全都用来做慈善,要让绘画在慈善领域发挥更大的效能。

赵利平:连接慈善,你的画就不仅仅是一幅画,这画里面有沉甸甸的爱心,有推进社会公益,弘扬扶贫助困精神的意义。

编辑:林晓彦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