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来源:北京大学出版社 作者:李燕 发表时间:2017-02-22 09:48

最近,“清华教授被骗1800万”的旧新闻又被重提,高学历群体被骗被坑的经历似乎特别能迎合一些围观者嘲讽调笑的恶趣,然而看看历史上的名人,单纯善良而走进骗子套路的不在少数,今天我们来看看齐白石老人那些年走不完的套路。(本文由李苦禅先生之子李燕先生回忆整理)

买到一所假房子

我的父亲曾经谈过这么一段事情,白石老人因为老不出门,对于外头的事情不太了解,经常受骗。有一处宅子,老宅子,挺不错,还挺大,四合院,那一看就是前清的一些有地位的人家住的。人家把房契拿来了,很贱的价钱要卖给白石老人,说我这急着等钱花。白石老人一时手头凑不起来,先给他一笔钱,用现在话说,首付多少钱。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1950年代初李苦禅与恩师齐白石一起讨论绘画

这笔钱刚给没过几天,忽然间外头有敲门的,开门的是老太监老尹,尹春如,他开门。这敲门的是个日本军人,还挎着指挥刀。老尹还是老规矩:“您找谁?”好多日本人都会说中国话。我父亲还讲,好些日本鬼子,如果不穿军装就跟中国人一样,他是辈辈在中国,经商什么的,实际上都是特务,生的儿子也是特务,在上海的说上海话,在北京的说北京话;鬼子来了,如果需要的话,穿上军装都有军衔的,比汉奸还好使唤呢,对中国侵略是他们的长期国策,非一时一事。

这个日本人就说:“齐白石先生在家吗?”老尹说:“你候着,我去传去。”还让这日本人候着呢,人家一下就进来了。老尹一拦:“您别进来。”日本人上去俩耳刮子就给他扇那儿了,“夸夸夸”穿着军靴就进去了,直奔白石画屋。进去之后呢,白石老人正画画呢,抬眼看他一眼,一看是日本军官,就没话说,还在那儿接着画画,一句话也不说,就在那儿画画。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日军攻占北平

到底在北京日本人的政策跟在南京不一样,他很重视知名人士,因为他企图拉拢这些人士,制造一个“大东亚共荣圈”,“共存共荣”这么一个虚假现象,在北京城里头要维持这么一个虚假的繁荣现象。所以对这些有名的,特别是这些艺术家们,他还是大面上以礼相待的,所以在那儿就看着白石老人画画,估计他可能也懂几笔。

日本人也爱写字画画,他们受中国文化影响才有书画嘛!看一会儿之后,看白石老人还不说话,根本就不理他,他就先开口了,说:“我的房子为什么你要买?”原来是为这买房子的事。日本人进北京,这好房子都被日本鬼子占了,那卖房那个小子是拿着个空地契来卖的。日本鬼子占了房子他管什么地契不地契的,连中国的国土都成他的了,你们家的房契算老几?合着那小子蒙白石老人呢,至少把首付款给蒙去了。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侵华日军占领北平城

日本人问:“我的房子你为什么要买?”白石老人还是不抬头,边画边说,他说得很简单:“你的房子在日本,我的房子在中国,我没买你的房子。”就这么简单,又没话了。日本人待着觉得也没趣,反正这意思也传达到了,就走了,临走还磕了一下皮靴,打了个立正:“我告辞了。”白石老人还是没抬头,连平常说的“送客”都没有。

白石老人一辈子,所有挨的骗他都没法找后账,因为在社会上来说他是个弱者,他惹不起任何人。

收到了假钞票

解放前发行钞票,不是像现在只有中国人民银行发行,那时候好多银行都能发钞票,币制特乱。为什么解放前干点儿事,都得是真金白银啊,就因为纸币不保险。那时候都讲究“条子”“小黄鱼”,就是黄金啊;还有就是“大洋”,那是白银。大洋这里头除了有袁世凯头像的叫“大头”之外,还有孙中山头像的叫“小头”,还有外国出的那个叫“站人儿的”,叫“坐人儿的”,还有“美国鹰”,还有“墨西哥鹰”什么的。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袁大头”

为什么叫“大洋”呢?这个标准货币就是从外国传来的,在光绪年间就有了,那时候叫“大龙币”,它基本上有一定的含银量。它方便在哪儿?你就凭着这个票面,它本身就有价值,这个银子有实际价值,所以不管你这个市场怎么变,这个金银它不动。过去是金本位,所以都讲究真金白银,真办事都得来点儿这个。

钞票浮动就很大了,我都记不清楚有多少种。银行印钞票,得有一定的压库底儿的东西,才允许你出多少钞票。马克思讲“纸币本身没有价值,它只不过是价值符号”。为什么人民币现在在国际上挺硬,我们国民经济上去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所以我们印的钞票它有人认不像有的国家,印的钞票白给你都不要。

过去那银行印钞票不行,有的银行出现金融危机了,它的钞票就悬乎了。有的人有点儿内部消息的,都串通了以后,赶快去挤兑。什么叫挤兑?排着队挤,兑,兑换,兑换什么?兑换真金白银。什么叫挤兑挤兑你?“挤兑”这个词就这么来的。他把他的真金白银兑完了之后银行就倒了,有关当局就给打了封条,里头一个人没有,全散了。这银行都没了,可外头散着好些钞票,您去晚了,就是铁门和封条伺候。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四十年代末,通货膨胀引发上海挤兑狂潮

白石老人受过这个骗。我父亲到他老师家里去,一进去看白石老人面有喜色,站在画桌旁边抚摸着一摞儿钞票。

可不少钱!老先生指卖画为生,自己的劳动换来那么些钱特高兴。我父亲说:“恭喜老师,贺喜老师,这是哪位这么大方,给您这么多钞票?”“方才来一个客人,好大方喔!他买了我的画,给了我这么多钞票。”我父亲一看:“老师,这钞票毛了。”“什么叫毛了?”“就是这钞票拿去买东西人家不要了。”“自古以来哪有钞票不要的道理?”——这钞票纸从宋朝,公元1100多年就有,中国人发明的“交子”,后来到发明什么“宝钞”之类,钞票的“钞”是这么来的,就是说自古以来哪有钞票不要的道理?我父亲说:“那个银行都倒了,让人挤兑倒了,这钞票没人要了。”把这道理好讲了一番,白石老人这才听明白。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你要换一个人,闹不好当场能晕过去,白石老人大概也是这辈子挨骗挨惯了,再加上老先生实在度量大,就把那钞票提起来,放在自己画坏的画该放的地方,画案子右里头角下,跟着又站在画画的位置上,“苦禅,我们再画。“

买了假金子

大洋有响儿,黄金没声。黄金要有声可就假了,黄金是“巴拉巴拉”的没有响亮声音的。

白石老人这个倒听到耳朵里去了,过了些日子我父亲去了,白石老人对我父亲很信任,他不保密,“苦禅,我托人买黄金了”,神秘兮兮地我父亲看,小金锞子,上头还盖着戳。我父亲一看,“老师,学生我虽然穷,家里没金子,我可见过金子,人家银号请我去画画,熟了,他们在那儿搬运黄金都不背着我。在那儿人家也有卖黄金的,怎么着拿个试金石划一下,看金子成色,上面点点酸水看起不起泡,完了再拿铡刀,往那个铡刀上一坐,给夹两半看里头有没有‘夹馅儿’,这我都见过。我看过真金子,所以我知道金子大致分三等,上等为赤金,中等为黄金,下等为绿金,带绿头的,这就是铜成分多。老师我看您这金锞子,绿头还有余呢”。敢情齐老师又被人蒙了。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虽然是金子,问题就是铜成分多了。现在讲24K、18K,做首饰为什么使18K,因为22K太软,做链儿回头断了就丢了,必须得18K。现在还有蒙人的,“我画画用金箔,是标准的24K”,废话,做金箔不使24K做不了那么薄。反正白石老人实在是不懂金子,究竟都买了多少,白石老人也没透露。

碰上赊账不还的无赖

反正白石老人这一辈子,知道不知道的,是经常被骗。还有卖画,说好的这张10块大洋,实在的,白石老人那画说实在的,10块大洋,有时候4块也卖,毕竟是大洋。大洋贵的时候那是两块大洋能买一袋加拿大面粉,那时候叫“洋面”,“伏地面”是土面,那便宜,最好的面是加拿大面,叫洋面。那位说好了给十块大洋,四尺条幅,白石老人挺高兴,画好了两条儿。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二十大洋,这生意是蛮不错的。那个人一看,“真好,真好,老爷子您卖力气了,谢谢!谢谢!”卷完了之后就搁在他那个包里了。老爷子瞪眼等着,还没给钱。那位就从包里头拿,哗啦哗啦还有响儿,一块块往外拿。

白石老人在旁边看着,心说怎么拿这么慢?拿出来之后,这人开始嘬牙花子,白石老人这听得懂,只要一嘬牙花子这钱就嘬回去了,做生意有时候就怕嘬牙花子,就觉得不妙。这人就说了:“这怎么说的,我这出来明明带着二十块大洋,怎么就剩八块了……我想起来了,路上碰一熟人,我欠他点儿钱,他让我赶快还他,我从这里拿了给他了……下回再补,下回再补。”

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

下回啊?我到现在也没见听说他给补上。这白石老人脸皮特薄,也不能说追出去把画抢回来。包括有人说,来买画的钱少给了,白石老人拿刀把画裁下一点儿去,根本没那事儿!白石老人不干这事。反倒是挨蒙这类事多,有些人想办法坑他点儿,蒙他点儿。(文/李燕)

编辑:彭小红
对《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表态
对《被坑惨了!数数那些年齐白石先生走过的套路》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北京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