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璋英语”之忆

来源:金羊网 作者:徐红 发表时间:2017-02-04 15:11

  徐燕谋主编的《英语》第八册

  1984年,我到上海探望徐燕谋

□徐红

曾经有好几代人,学习英语总离不开“许国璋英语”,这曾是大学校园里唯一的通用教材。这套全国高校普遍采用的英语通行教材《英语》(1-8册)自上世纪六十年代问世以来,风靡英语教学界几十年,影响了几代中国英语学习者。于是许国璋的名字与“英语”成了同义语,可谓家喻户晓。但可能很少人注意到,《英语》第1-4册主编为许国璋,5、6册主编为兪大絪,7、8册为徐燕谋所编。如果不是英语专业的学生,一般学到第3、4册就完成任务了,学到第5至8册的人不算太多,更不了解这后半部分的编者原来另有其人。

主编《英语》第5、6册的俞大絪是曾国藩的曾外孙女,我国著名化学家、教育家曾昭抡(曾国藩的侄曾孙)的夫人。俞大絪在北大西语系英语专业以饱学擅教闻名,文革开始后遭到“批斗”,1966年8月24日被红卫兵抄家及侮辱,次日在家中服毒自杀,时年60岁。

主编第7、8册的徐燕谋是江苏昆山人,钱锺书以兄事之,是过从甚密的诗友。文革十年浩劫期间,徐燕谋及家人在运动中罹祸蒙冤,徐在公众场合终日缄口;后来又拖着病躯被迫“疏散”下乡,身心备受折磨,每天非服九颗安眠药不能入睡。退休后身体稍得康复,谁知耄耋之年,又回跌当年噩梦中,难抵抑郁顽疾,于1986年3月26日在上海家中自沉井底。殁后,钱锺书致书友人郭晴湖时抒发“感怆”云:“燕谋去年忽以生平诗稿及英语讲稿相示,心窃以为不祥之兆。故拙序结尾云:‘蕴未尽之才,征无疆之寿’以颂祷语祓除。不意其竟从三闾大夫之后也。”

1979年,我考上了华南师范学院外语系,学习英语专业。直至二年级,才从父亲口中得知他有位堂叔是复旦大学的英语教授,名字叫徐燕谋,我们应管他叫大爷爷。那时,学习资料奇缺,加上学习中经常遇上难题却不知向谁咨询,就萌发了向大爷爷请教的念头,不过大爷爷已退休多年,他是否还理会我这个素未谋面的侄孙女呢?

大爷爷那时正在养病,他不但给我亲笔回信,还在我的信上点评批复寄回给我,并附带有一批当时紧缺的英语学习资料,让我深受鼓舞。

1984年8月,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次暑假,当即约上几位大学同学结伴到江浙一带旅游。上海是必经之地,借此次远行,也完成了我多年来探望大爷爷的心愿。大爷爷又送了我一批他新出版的译作和参与编注的英文书籍,鼓励我在英语教学中做出成绩。

最近,我读到大爷爷早年的学生、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的陆谷孙教授写有回忆恩师的文章,知道大爷爷他极有学问,中英文学都有深厚根底,远不止是一般的英文教授。他在课堂上相当活跃,课堂上的讲解深入浅出,课余要求学生学语法、写短文、背诵世界短篇名著,认为作为中国人,只有中文学得好,才有可能真正学好外文。陆谷孙教授说:“现在的外语教育缺乏人文主义的思想和修养……功利的因素也许会推动一个人一段时间,但兴趣才是最好的动力。”

大学毕业后,我也成了一名英语教师;今年春节后,我办理了退休手续。告别站了33年的讲台,放下手中的“教鞭”(近年已用投影遥控笔替代),一身轻松,也有一丝莫名的失落。回首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自己虽然没有在学术上取得什么成就,但在三尺讲台上,也算无负于大爷爷当年的教诲和勉励,兢兢业业致力为我省中小学、幼儿园培养英语教育人才,为南粤大地的英语教研、教改洒下了辛勤的汗水……

编辑:邬嘉宏
数字报

“许国璋英语”之忆

金羊网  作者:徐红  2017-02-04

  徐燕谋主编的《英语》第八册

  1984年,我到上海探望徐燕谋

□徐红

曾经有好几代人,学习英语总离不开“许国璋英语”,这曾是大学校园里唯一的通用教材。这套全国高校普遍采用的英语通行教材《英语》(1-8册)自上世纪六十年代问世以来,风靡英语教学界几十年,影响了几代中国英语学习者。于是许国璋的名字与“英语”成了同义语,可谓家喻户晓。但可能很少人注意到,《英语》第1-4册主编为许国璋,5、6册主编为兪大絪,7、8册为徐燕谋所编。如果不是英语专业的学生,一般学到第3、4册就完成任务了,学到第5至8册的人不算太多,更不了解这后半部分的编者原来另有其人。

主编《英语》第5、6册的俞大絪是曾国藩的曾外孙女,我国著名化学家、教育家曾昭抡(曾国藩的侄曾孙)的夫人。俞大絪在北大西语系英语专业以饱学擅教闻名,文革开始后遭到“批斗”,1966年8月24日被红卫兵抄家及侮辱,次日在家中服毒自杀,时年60岁。

主编第7、8册的徐燕谋是江苏昆山人,钱锺书以兄事之,是过从甚密的诗友。文革十年浩劫期间,徐燕谋及家人在运动中罹祸蒙冤,徐在公众场合终日缄口;后来又拖着病躯被迫“疏散”下乡,身心备受折磨,每天非服九颗安眠药不能入睡。退休后身体稍得康复,谁知耄耋之年,又回跌当年噩梦中,难抵抑郁顽疾,于1986年3月26日在上海家中自沉井底。殁后,钱锺书致书友人郭晴湖时抒发“感怆”云:“燕谋去年忽以生平诗稿及英语讲稿相示,心窃以为不祥之兆。故拙序结尾云:‘蕴未尽之才,征无疆之寿’以颂祷语祓除。不意其竟从三闾大夫之后也。”

1979年,我考上了华南师范学院外语系,学习英语专业。直至二年级,才从父亲口中得知他有位堂叔是复旦大学的英语教授,名字叫徐燕谋,我们应管他叫大爷爷。那时,学习资料奇缺,加上学习中经常遇上难题却不知向谁咨询,就萌发了向大爷爷请教的念头,不过大爷爷已退休多年,他是否还理会我这个素未谋面的侄孙女呢?

大爷爷那时正在养病,他不但给我亲笔回信,还在我的信上点评批复寄回给我,并附带有一批当时紧缺的英语学习资料,让我深受鼓舞。

1984年8月,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次暑假,当即约上几位大学同学结伴到江浙一带旅游。上海是必经之地,借此次远行,也完成了我多年来探望大爷爷的心愿。大爷爷又送了我一批他新出版的译作和参与编注的英文书籍,鼓励我在英语教学中做出成绩。

最近,我读到大爷爷早年的学生、复旦大学博士生导师的陆谷孙教授写有回忆恩师的文章,知道大爷爷他极有学问,中英文学都有深厚根底,远不止是一般的英文教授。他在课堂上相当活跃,课堂上的讲解深入浅出,课余要求学生学语法、写短文、背诵世界短篇名著,认为作为中国人,只有中文学得好,才有可能真正学好外文。陆谷孙教授说:“现在的外语教育缺乏人文主义的思想和修养……功利的因素也许会推动一个人一段时间,但兴趣才是最好的动力。”

大学毕业后,我也成了一名英语教师;今年春节后,我办理了退休手续。告别站了33年的讲台,放下手中的“教鞭”(近年已用投影遥控笔替代),一身轻松,也有一丝莫名的失落。回首三十多年的教学生涯,自己虽然没有在学术上取得什么成就,但在三尺讲台上,也算无负于大爷爷当年的教诲和勉励,兢兢业业致力为我省中小学、幼儿园培养英语教育人才,为南粤大地的英语教研、教改洒下了辛勤的汗水……

编辑:邬嘉宏
新闻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