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性别男孩”:男女的概念过时了?

来源:搜狐媒体平台 作者:RUTH 发表时间:2017-01-11 10:15

去年年底,所谓的无性别男孩佐佐木托曼在日本的一个购物中心。他的乐队XOX在那里表演。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去年年底,所谓的无性别男孩佐佐木托曼在日本的一个购物中心。他的乐队XOX在那里表演。Ko Sasa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东京——佐佐木托曼(Toman Sasaki)以绘制瓷娃娃的手艺人的精巧,在自己纤细的脸上打上粉底,给鼻子两侧打上腮红,用小刷子调整嘴唇的颜色。在东京初台社区自己的小公寓里精心打扮40分钟后,他看着手镜中的自己,满意地点了点头。

再加上做过美甲的手指、波波头和高跟鞋,这个妆容让23岁的佐佐木看起来更像典型的女性,而非男性,这在日本社会是个惊人的选择,日本的男人和女人们往往严格遵守传统的性别着装规范。

佐佐木是一名模特和流行乐团成员,艺名就是简单的托曼,他不认为自己的造型像女性,而更多地认为它是无性别。作为一个不断发展的小群体“无性别男孩”的一员,他在从一种无明显性别特征的新风格中发展出一种公共身份和事业。

“我的内心是个男人,”体型娇小的佐佐木说。他的衣橱里充满紧身背心、宽松上衣和紧身牛仔裤,很像青春期前女孩的衣橱。他说, 性别的概念“真的没必要”

“人们必须能够选择任何适合自己的风格,”佐佐木说。他以托曼的艺名在社交媒体上拥有众多追随者,经常出现在电视和电台节目中。“并不是好像男人必须这样做,女人必须那样做。我觉得那样不是很有趣。我们都是人类。”

就像有些美国男人开始接受化妆一样,年轻的日本男性也在更改着装的性别规范——染头发,戴彩色隐形眼镜,涂颜色鲜艳的口红。

伊加隆二(Ryuji Higa,更为人知的名字是Ryucheru)标志性的金色卷发经常用发带束起来;田中元季(Genki Tanaka,艺名Genking)留着白金色飘逸长发,经常穿迷你裙——这些男人从社交媒体明星一举成为电视名人。

“这是为了模糊分别用粉色和蓝色代表女性和男性的界限,”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人类学教授詹妮弗· 罗伯逊(Jennifer Robertson)说。她对日本的性别文化进行过广泛的研究和写作。“他们在努力扩大具有男性生理结构的人可穿服装的范围。”

日本文化长期以来都有在戏剧中穿着异性服装的正式传统,从由男人扮演男女两种角色的歌舞伎和能剧等古典艺术形式到由女人扮演两种性别的宝冢。

由于日本动漫和男孩流行乐团,男性的这种性别特征不明显的造型变得更为流行。

“无性别男孩”这个说法是星探丸本隆志(Takashi Marumoto)造出来的,他帮助发展了托曼的事业。丸本在招募其他一些性别特征不明显的男孩参加服装秀,并签订未来做模特的合同,利用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人气向粉丝们做推广。

在西方社会,穿着异性服装往往与性有关,但在日本,它主要是一种时尚

“我认为,日本人对这些看起来非常女性化的男人的反应与欧美人不同,”在悉尼科技大学(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Sydney)研究日本服装和文化的门田正文(Masafumi Monden,音)说。他也是东京大学(Tokyo University)的研究员。“在日本,人们的外貌与性取向在一定程度上是分离的。”

佐佐木托曼说,他刚开始以无性别男孩的方式着装时,人们经常问他是不是同性恋(他说自己是异性恋)。

他说,他化妆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缺陷。“我对自己的很多地方不自信,我真的不喜欢我的脸,”他说,“但我也感觉,化妆后,我的身份变了。”

几个认为自己是无性别男孩的人在采访中说,他们认为自己的外貌和性取向没有关系——甚至与他们对传统性别角色的看法也无关。

“你只是化妆,以你想要的方式着装,”18岁的北岛卓也(Takuya Kitajima)说。他的艺名是Takubo。他认为,就算男人和女人的着装风格变得有些模糊,他们从根本上讲是不同的。“我认为男人应该保护女人,那个原则不会变,”他说。“男人比女人更强壮,男人应该工作,因为女人更脆弱。”

不过,为其他无性别男孩组织社交媒体粉丝见面会的22岁的铃木安江(Yasu Suzuki,音)说,他在着装上的探索扩展了他对性的看法。他说,他十几岁时开始尝试化妆时,有时会引起其他男人的爱慕。

“我觉得,过去当一个男人对我说‘我爱你’时,我会想吐,”铃木说。他穿着在日本女性中很流行的宽松裤子,用镊子去除了脸上的细毛,因为他还负担不起在更为出名的无性别男孩中很流行的激光脱毛术。

在通勤高峰期的日本地铁站,你会看到大部分男人都穿着深色西装。对公司的呆板感到幻灭的年轻男人可能正在用服装挑战这种社会秩序。

“在我那一代,女人们嫉妒男人,因为男人可以工作,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61岁的三桥顺子(Junko Mitsuhashi,音译)说。她是东京中央大学(Chuo University)的性别研究教授,也是一个变性女人。“但在年轻一代中,男人们嫉妒女人,因为女人可以通过时尚来表达自己。”

她还说,“男人感觉没有表达自己的领域,他们嫉妒女人,因为女人可以通过外貌来表达自己。”

作者:MOTOKO RICH

翻译:王相宜

穿男装?穿女装?以后要穿“无性别”装

  穿男装?穿女装?以后要穿“无性别”装

我觉得自己好像穿着 别人的衣服

千禧一代正在 挑战关于性取向的整个观念

我们正在目睹时尚界的 地震

裙子

不是

我的衣服

“最后她们得求我,‘你就穿条亮片裙吧’,‘穿成《广告狂人》(Mad Men)里的琼那样行吗?’”

每当金伯利·韦森(Kimberly Wesson)脱下定制长裤和系扣衬衫,换上花朵连衣裙,她都会觉得若有所失。

“我觉得自己好像穿着别人的衣服,”韦森在曼哈顿下城的工作室里,边喝着冰镇桃红葡萄酒边说。她总是不喜欢穿装饰太多的衣服,这让好心的朋友们有点抓狂。“最后她们得求我,‘你就穿条亮片裙吧’,‘穿成《广告狂人》(Mad Men)里的琼那样行吗?’”她说。

根本就不行。韦森和生意伙伴艾米·周(Aimee Cho)把自己的时尚理念注入了“1.61”,这是一个不区分性别的时装品牌,只有一年历史,主要产品包括松身长裤、风衣和休闲衬衫,都是她们自己平时穿的东西,并且为男女提供了各种尺码。

她们搭上了最新的设计潮流,这股潮流利用时尚界的性别模糊,缩小性别之间的鸿沟,今年年初便开始登上一流设计师的秀台,瑞克·欧文斯(Rick Owens)和古驰的亚历桑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都在其列,他们两人都喜欢一点点破坏男女装之间原本刻板分明、一丝不苟的壁垒。

的确,如今的潮流很大程度上都是从时尚界对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的迷恋之中汲取力量,年轻一点的消费者和沉迷于那个时期的人致力于复兴那个时刻,在当时,中性风格服饰很大程度上属于那些摇滚贵族——像吉米·亨德里克斯(Jimi Hendrix)和大卫·鲍依(David Bowie)那些人穿的亮晶晶的、和服式的衣服。

新鲜的是,这场运动又从一种它原本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得到动力,得到一种很酷的方式;先是有了最早的雏形,后来长足的发展则是来自宽松的文化气候。

“五年前,我们还没做好准备,”“开幕式”(Opening Ceremony)品牌的创始人之一休伯托·里昂(Humberto Leon)说,该品牌的先锋店位于霍华德街,长期以来一直是中性风时尚的拥护者。“如今,不同的是,这股风尚有了一个标签,”里昂说。“并且开始被大众所接受。”

穿男装?穿女装?以后要穿“无性别”装

  穿男装?穿女装?以后要穿“无性别”装

挑战

性取向

整个观念

他们低调,对logo小心审慎,经常去无印良品、优衣库和Everlane的网店购买简单、不出风头的衣服。

尼曼集团(Neiman Marcus)时尚总监肯·唐宁(Ken Downing)措辞更加强烈。

“我们正在目睹时尚界的地震,”他说,“人们开始广泛接受一种没有边界的风格,它反映出年轻人的穿着方式。”

这个概念与许多设计师的想法不谋而合,比如拉德·休拉尼(Rad Hourani),他一月的走秀上展示的时装完全不分性别,模特都带着隐藏性别的面具;这股潮流启发尼克拉·弗米切提(Nicola Formichetti)创立了中性街头时装系列Nicopanda;它还给Hood by Air和Public School等品牌带来了灵感;而在此之前,欧文斯和马丁·玛拉吉(Martin Margiela)的系列中都有零散的中性风设计。

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过去就曾经巧妙地推出过新的中性造型,最近,她也迫切地感觉到应当加入这股潮流,今年夏天,她在接受Style.com采访时说,“我愈来愈感到,为两性演绎同样的理念,是一种本能的正确做法。”

如今一些年轻的美国人正走在这一进程的前列,其中包括1.61、Telfar和洛杉矶的69 Worldwide的设计师们,他们展示为两性设计的同款服饰,和时代产生清晰的共鸣。

“千禧一代正在挑战关于性取向的整个观念,”JWT智库的全球总监露西·格林尼(Lucie Greene)说,该智库是智威汤逊公司(J. Walter Thompson)的时尚预报分支机构。“在12到19岁,被称为‘Z世代’的人群中,男性与女性的界限正日益模糊。”

潮流观察者称,这个人群对禁忌不屑一顾,倾向于蔑视传统的性别标签和其他死板的分类。这一代人喜爱品牌,然而又对打上标签,预先包装好的造型持有怀疑态度。他们低调,对logo小心审慎,经常去无印良品、优衣库和Everlane的网店购买简单、不出风头的衣服。

他们当中有些人可能会喜欢Telfar,这是纽约一家拥有11年历史的公司。在9月的纽约时装周上,公司的设计师特尔法·克莱门斯(Telfar Clemens)将展示可以适合所有人的新系列,包括露肩背心、战壕风衣和带花边的丹宁牛仔上衣及长裤,走秀的是一群中性风格的模特。克莱门斯把自己的姓名缩写“TC”偷偷藏在许多服装当中,不过他说,“我天生不喜欢做特别明目张胆的事情,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放了这个名字缩写进去。”

实际上,Mytheresa.com网站的采购主管贾斯汀·奥谢伊(Justin O’Shea)说,中性风对于设计师来说是一种恩惠。上个月他在接受在线行业出版物《时尚行业》(Business of Fashion)采访时说,设计师们可以同时展示男女装,这下就省了时间和金钱,还能打造出一种个性。

不管是在秀台上混淆性别界限,抑或是设计一款男女都能穿的服装,这些做法都得到了公众的认同。“现代消费者渴望参与到更大的图景中去,渴望成为某种运动的一部分,” 奥谢伊说。

对于那些一度被视为禁忌的主题,人们现在就算不是坦率地迷恋其中的性感,至少接受能力也是日益提高了,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这种情绪。现在有了安德烈娅·皮吉斯(Andreja Pejic)和Lea T这样的变性模特,他们为大品牌时装发布会和化妆品宣传活动走秀;还有凯特琳·詹纳(Caitlyn Jenner)这样的超级名人;以及亚马逊的《透明家庭》(Transparent)的主角莫特(Mort,杰弗里·坦波[Jeffrey Tambor]饰演,他向孩子们出柜后就改了女名“莫拉”)等电视形象,他们都进一步把跨性别叙事推向主流视野。

迷彩

盖住了

鲜花

在古驰店内,米歇尔设计的秋季男装系列刚刚到店,购买其中一款蝴蝶领结衬衫的,主要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为了迎合这种情绪上的变化,Acne、Vince和Rag & Bone等前卫的商家开始把男女装放在一起展示,有时还会在货架上混合放置。今年,伦敦的塞尔福里奇(Selfridges)百货公司把销售空间的一个显著位置划给了“无性别”,这是一个店中店,Nicopanda、安·迪穆拉米斯特(Ann Demeulemeester)和李阳等性别模糊的品牌都混合放在这里。

伦敦Liberty百货公司总经理艾德·伯斯戴尔(Ed Burstell)说这个举动是“开明的”。

“把整片橱窗和地段都用来展示某种可能会消失的东西是一种冒险,”他说,“但这逼着我们进行必须进行的对话。”他说,Liberty自身虽然还没有类似的商业计划,但中性风的服饰占了全店秋季时装商品的25%。

许多女人都自由自在地接受了性别混淆的时装概念,在奥丁(Odin)、卡德特(Cadet)和多佛街市场(Dover Street Market)购买小号的男装。在古驰店内,米歇尔设计的秋季男装系列刚刚到店,销售人员说,购买其中一款蝴蝶领结衬衫的,主要是女人,而不是男人。

另一方面,时装史学家与《时装的牺牲品:路易十四与玛丽-安托内特宫廷服装》(“Fashion Victims: Dress at the Court of Louis XVI and Marie-Antoinette)一书作者金伯利·克利斯曼-坎贝尔(Kimberly Chrisman-Campbell)说,男人们“传统上对于中性时装潮流不闻不问。”

“我们可能会觉得我们处在一个新阶段,但不一定是这样,”她说。“我们说的是时装界的尖端潮流,而不是能在J. Crew找到的东西。”

“然而,”克利斯曼-坎贝尔说,“这些潮流每出现一次,都会推动一点边界。”

推动潮流的总是艺术家与行业之外的人。

“它非常女性化,”DJ兼音乐活动策划者科尔曼·菲尔特斯(Coleman Feltes)这样形容自己的系扣衬衫,上面大量装点着雏菊、玫瑰和蝴蝶。上星期,菲尔特斯带着孩子们回到商业区的家中时,穿这件衬衣搭配迷彩短裤,为自己的造型赋予一丝街头气息。他自信地说,“迷彩服盖住了鲜花的气质。”

不可避免的,时装潮流前沿也在发生变化,质疑中性风是不是一种真正的潮流,有人认为它只是造型师的小把戏,是昙花一现的幻觉。

“我们的客户特意来到这儿做那种造型,”下东区拥有四年历史的Odd美容院店主贾德森·哈蒙(Judson Harmon)说,这家店以中性造型闻名,店门口迎客的人体模型半是男性,半是女性,强调着美容院的特色。

这个模特要被撤下来了,哈蒙说,“我们并不想放弃中性造型这个专长,但我们不再专注它了。”

编辑:实习编辑2
对《“无性别男孩”:男女的概念过时了?》表态
对《“无性别男孩”:男女的概念过时了?》发表评论

滚动新闻

搜狐媒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