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时期康生有无将陈云排挤出中央领导核心的能量?

来源:凤凰网 作者:王杰 发表时间:2014-12-02 08:43

核心提示:况且,当时陈云和康生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要津部门主官,康生是否具排挤陈云出局中央领导核心的能量,太值得怀疑!

本文摘自:《书摘》2014年09月01日,作者:王杰,原题为:《延安时期陈云转岗之谜释疑》

1944年3月初,党中央“决定陈云任西北局委员、西北财经办事处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对陈云从中央组织部长调任西北财经办事处,当时“不少同志得知陈云同志这一调动情况时,都表示不理解,认为:陈云同志在中央组织部干得好好的,怎么又调了呢?”随着陈云就职新岗很快创造出“令人瞩目的成就”,议论日渐平息淡化,但“不理解”并未消释,沉积演化成为乃至六十多年后出现两种不同释义历史之谜。一是“排挤说”。认为当年陈云工作转岗,乃因抵制康生“左”的做法被排挤出党中央领导核心。二是“加强领导说”。金冲及主编的《陈云传》就延安时期陈云工作转岗事,说:“其实,让陈云主持西北财经工作的主要原因是,对中共中央所在地陕甘宁边区说来,面对国民党当局经济封锁的严峻形势,发展生产已成为突出问题,而西北财经办事处主任又担任着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司令,不可能很多地顾及这方面的工作,因此迫切需要加强边区成就工作的组织领导力量。”

延安时期陈云工作转岗,既直接关系扭转当时经济危局,又深刻影响长远,乃中共党史一件大事,很有必要廓清。

二说质疑

延安时期,在陈云兼任中央组织部长,康生兼任中央社会部长、中央党校副校长期间,中央组织部每向中央社会部介绍去七八位干部,通常要被退回三四位,被退回的同志思想压力很大。陈云派中央组织部干部科负责人王鹤寿找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李克农,转达陈云不同意以“左”的眼光看待干部的做法。中央组织部派往中央党校学习的干部,经常以家庭出身不好或本人社会关系复杂为由退回,给中央组织部工作造成被动。陈云要王鹤寿当面对负责中央党校干部工作的曹轶欧(康生之妻)传达:“你曹轶欧的家庭关系也不简单,你在上海大学读书时,社会关系也复杂,你能否定自己吗?而且经过中央组织部的调查研究,决定介绍入中央党校学习,你们不接受,是党内不正常的现象,你们的理由也是站不住的。”陈云不同意康生对干部的错误估计和错误态度,既申述组织原则,又以其矛攻其盾方法抵制,确实颇具力度。但这毕竟是同层级领导干部间不同的思想认识,党的不同工作部门间把握政策差异的矛盾,是否能够成为康生“排挤”陈云因由?无确凿的直接证据,不能贸然论定。1942年8月29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今后,陈云的工作转入生产方面”——在中央政治局中分管经济。1943年7月15日,康生作《抢救失足者》的报告后,陈云按照党的组织程序,抵制康生推波助澜“抢救运动”扩大化,加剧陈云和康生政见相佐矛盾。但此事发于陈云工作转向一年以后。显然,在时间顺序上,陈云工作转向与康生“排挤”并无直接关联。若将陈云转向视作是康生“排挤”结果,就会在因果关系上出现后果引发前因、因果倒置的逻辑错误。况且,当时陈云和康生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要津部门主官,康生是否具排挤陈云出局中央领导核心的能量,太值得怀疑!而且“陈云的工作转入生产方面”时,陈云仍然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所以,陈云工作转岗因于“排挤”之说,断然不能成立。

编辑:左左
对《延安时期康生有无将陈云排挤出中央领导核心的能量?》表态
对《延安时期康生有无将陈云排挤出中央领导核心的能量?》发表评论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