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汉奸为己辩护:不顾名誉回沦陷区保卫同胞

来源:凤凰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4-10-20 09:59

核心提示:周佛海是何等聪明的人,他一见上述言辞激起了反应,找对了倾诉的对象,马上便打铁趁热接了下去,改以狡辩方式,自我脸上贴金,继续以慷慨激昂语调陈述,大意约为:眼看着上亿同胞陷入水深火热险地,我们这批人不顾自己名誉,牺牲自己前途,赶回沦陷区来照顾他们、保护他们,给他们阻挡日军,做了一层缓冲,以减轻他们所受苦难……而今,国军回来了,我们却变成了万恶不赦的汉奸!

本文摘自:《一九四九国府垮台前夕》,作者:龚选舞,出版社: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演说煽动民众情绪

说来,周佛海天生便有口才,在学及从政后复加以锻炼。譬如早年留日在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就读之际,便曾纠集十多位中国同学,组成一个讲演会,由他每周演说一次,当日即大受同侪赞赏,自己也就自命不凡,居然以中国的列宁自命。这天在庭下,他仍凭其口齿便给,侃侃而谈,如果对他煽动汪精卫叛国的真相不大明了,只听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辩白,还以为他是国府派往汪伪组织卧底的老大哩!

再说,中国司法界在审案时一向注重书状,历来,常听说某法官的判词写得好,某讼棍的状子撰得妙,却极少出现过包龙图这样口才上佳、问案条理清晰的法官。如此这般,就在这种多刀笔而乏辩士的传统下,庭上的赵琛、金世鼎、葛之覃诸公既乏辩才,便不由得增长了惯扯歪理的周某的气势!

其实这天审讯,虽然一路高潮迭起,但“潮峰”却意外地出在庭外,记得当天的报纸、广播,对此都因忌讳而未加报导,六十多年之后,且容我写在这里,以供未来史家参考。

审讯那天一早,周佛海从老虎桥监狱被一群法警押解向朝天宫高院,囚车一转进到法院左邻的白下路,他便发现路上涌现一片人潮,一俟囚车转过朝天宫左边角门,宫前广场更已结集千计男女,最后,进入大门,映进眼帘的更是密集人海。

一看路上院内群众对他不但并无敌意,而且表情大多和善,聪明如周,当已察觉这多半是当日的南京平民,也即是当年陷区百姓。于是当审讯告一段落,审判长循例问他还有什么话说时,周某居然变调,改以悲天悯人语气,发表了一段激情煽动的演说。

编辑:左左
对《战后汉奸为己辩护:不顾名誉回沦陷区保卫同胞》表态
对《战后汉奸为己辩护:不顾名誉回沦陷区保卫同胞》发表评论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