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们评曾国藩家书:爱训人又不能提供帮助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发表时间:2014-10-19 08:40

核心提示:弟弟们不答应了。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五日,他们联手写信给曾国藩,责备哥哥喜欢训人,又不能提供切实可靠的帮助。

本文摘自:《快乐老人报》2014年9月29日16版,作者:佚名,原题为:《曾国藩写信教诲遭弟弟联合抗议》

曾国藩家书被众多现代人称为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好书。殊不知,曾国藩在京城为官时,因为喜欢写信教诲在家乡读书的弟弟们,曾遭弟弟们联合抗议。

道光二十二年,弟弟们对功名很着急,曾国藩回信说:“穷通由天作主,予夺由人作主,业之精不精则由我作主。”混得好混得差,老天爷作主;能不能得到,别人作主;学业能不能精,则是自己可以作主。接下来,他开始责备弟弟们无志,在十月二十六日的信中,他批评六弟喜欢发牢骚,“自怨数奇”,自己埋怨运气不好。四弟想换个清净的学习环境,曾国藩又马上否定了四弟的想法,主张“何必择地,何必择时,但自问立志之真不真耳”。

弟弟们不答应了。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五日,他们联手写信给曾国藩,责备哥哥喜欢训人,又不能提供切实可靠的帮助。信是这么写的:“月月书信徒以空言责弟辈,却又不能实有好消息。”这些信让亲戚邻居们看了,还以为我们这些做弟弟的“粗俗庸碌”,“使弟辈无地可容”。总之,你这个做哥哥的“待人不恕”,很不符合孔夫子提倡的恕道,不能将心比心为我们这些做弟弟的想一想。

接到弟弟们的声讨信,曾国藩还是蛮紧张的,“此数语兄读之不觉汗下”,尤其是四弟的信,足足写了三页,用很平实的语言批评哥哥待人不厚道。曾国藩于是进行了自我检讨,反省若是让家乡的亲戚觉得我比弟弟们混得好,“谓诸兄弟俱不如我”,这是我不遵守兄弟的“悌”道。于是他重新界定了一下曾氏兄弟们的关系:兄弟间要互相爱惜名誉,这样发展下去,哪怕“亿万年无纤芥之嫌矣”。

曾国藩从此把姿态降下来,以鼓励为主,以商量的口吻一一解决问题,弟弟们觉得受用多了。(摘编自《广州日报》)

编辑:左左
对《弟弟们评曾国藩家书:爱训人又不能提供帮助》表态
对《弟弟们评曾国藩家书:爱训人又不能提供帮助》发表评论
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