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奎松:蒋介石并非“李闻惨案”的幕后主使者

来源:近代史研究 作者:杨奎松 发表时间:2014-10-15 10:12

核心提示:既然强调技术、强调方法,主张被动还手,还要彼动拳,我动脚,彼放枪,我放枪,反对全靠暴力蛮干,可知霍揆彰不顾一切直接杀戮的做法,无论如何都不会是蒋介石授意的。

本文来源:《近代史研究》2011年第04期,作者:杨奎松,原题为:《蒋介石与战后国民党的“政府暴力”——以蒋介石日记为中心的分析》,本文系节选

所谓幕后黑手,即是指躲在幕后的指使者。有关蒋介石可能为幕后指使者的猜疑,久已有之。李闻惨案发生不久,民盟主席张澜就在致蒋介石的公开信中委婉提出:凶手特务如此横行无忌,“必有背景,主席于事先,似不应完全不知”。(62)1960年代初,曾任卢汉秘书的杨适生更明确说:霍揆彰当年暗杀李、闻,是得到了蒋“权宜从事”的密令。(63)1970年代末,曾任军统特务骨干的程一鸣亦强调说:“暗杀一个重要人物,必须得到蒋的事先批准……才敢动手。”(64)言外之意,蒋对暗杀李、闻不仅知情,而且应该是批准了的。据此,1980年代大陆史学界基本相信,蒋介石就是刺杀李、闻的幕后黑手。有学者甚至从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找出了相关的证据,称霍揆彰当年曾得到南京方面的密令,密令称:“中共蓄意叛乱,民盟甘心从乱,际此紧急时期,对于该等奸党分子,于必要时得便宜处置。”(65)

但是,上述所谓“密令”,因没有说明由何单位所发、发出时间,故并不能确定就是蒋介石的指令,或确实得到蒋介石的认可。据当年曾任“党政军联席会报秘书处”(即“联秘处”)指导组长的万亚刚1990年初回忆,类似诸多密令当年都是通过“联秘处”拟发的,许多未必经蒋过目或同意。他就明确地讲过“联秘处”下令处理李、闻问题的情况。并认为,正是由于他当时自拟一复电,指示霍揆彰等可予“打击”,才造成了李、闻被杀的意外后果。(66)结合1991年大陆出版的唐纵日记内容,也可以看出万亚刚回忆的情况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唐日记写道,闻一多案发生次日,无论国民党中央,还是蒋的侍从室情报部门,均一头雾水,弄不清楚:“昆明近日接一连二的凶案……究为何方所为?”国民党中央各部门负责人几度开会商议,均不清楚状况。霍揆彰的顶头上司陈诚并且拍着胸脯保证:“此事绝非霍揆彰所为,绝与军方无关。”(67)由此可知,蒋介石对此事应该更不知情。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相信同为军统特务骨干人员沈醉的说法,即杀害李、闻的主谋是霍揆彰,而霍“原来是想讨好蒋介石,希望改派他当云南省主席”。(68)

说蒋事先并不清楚云南当局刺杀李、闻内情,还可以通过蒋日记做一比较。蒋日记不是有闻必录,其中不记之事,有时蒋未必不知情,这是事实。但是,蒋记什么,不记什么,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对此,我们只要比较一下蒋日记中对“一二·一”惨案、较场口事件和下关事件的不同记述情况,就可以有一大致的了解。

比较这三起事件,可以发现,凡是蒋毫无思想准备的事情发生,他的第一反应,通常都是马上怀疑共产党,即相信一定有共产党在煽惑和组织。

如“一二·一”惨案爆发次日,蒋日记显示,他刚一得到消息,马上形成的判断就是:“共党又利用青年威胁群众罢课,致死伤数人。”(69)

“下关事件”发生次日,蒋日记也显示,他刚一得到消息,也是立即就相信了下面的报告,认定是“江北避共之民与由沪来京为共匪张目之所谓学生代表互殴,又造乱案”。(70)

编辑:左左
对《杨奎松:蒋介石并非“李闻惨案”的幕后主使者》表态
对《杨奎松:蒋介石并非“李闻惨案”的幕后主使者》发表评论
近代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