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惨败家眷自杀殉夫 冰心母亲也动过念头

来源:中新网 作者:佚名 发表时间:2014-09-28 11:52

核心提示:离主战场几千里之外的福州,是作家冰心幼年生活过的地方,也是她一家曾极度惊惧的地方。甲午战争后,海军军官的大量伤亡导致有“近代海军军官摇篮”之称的福州几乎每家都成了烈属。整个福州城内披麻戴孝者比比皆是,哭声震天。家人惊恐地发现,冰心的母亲暗中藏起了一块鸦片,一旦得到其夫——时任北洋海军装甲巡洋舰来远号大副谢葆璋阵亡的消息就立刻自尽。

  冰心与母亲 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新网,作者:佚名,原题为:《北洋水师惨败家眷自杀殉夫冰心母亲也动过念头》

信守诺言的英国恋人

1881 年北洋水师奉命前往英国接舰回国,但有两名水兵在英不幸去世,安葬于纽卡斯尔郊外的圣约翰墓地。1881 年,北洋水师军官池仲佑离开这里的时候,和他的英国恋人意腻依依惜别间请她代为照顾中国水兵的坟墓。英国的女孩子答应了。“许余他日过袁、顾墓为栽花,盖英俗礼拜日女士多往墓上栽花,善举也。”

第二天,军舰起航,意腻来到码头,送行时带来了两件礼物。“意腻自制香糕,罩以雪糖,作船名及余名,冠以吉祥语。又知余家有母,自制食物一瓶,书送慈亲,嘱余转奉,闻者犹感之,况余身受者乎?”这是1881 年8 月8 日,清朝海军军官池仲佑记录下与他的英国女友意腻最后见面的情景。

如果我们还原这一场景,这个场面颇有几分浪漫。意腻那个自制的罩着雪糖的香糕,上面能够用蜜糖写出“超勇号”的船名和祝福的词句,只要稍作推理,便可以猜出它的真实身份。这应该是一种大家今天颇为熟识的美味了,那就是——奶油蛋糕。而她“自制食物一瓶”,从流传下来的文献看还有更多细节——这是一种烤硬的小甜饼,被意腻放在用软木塞密封的玻璃瓶中,交给了池仲佑。毫无疑问,这应该是最早被带回中国的一批曲奇饼了。

自此,两人天各一方,终生再未得相见。

一如超勇号和扬威号,这两艘堪称大不列颠船舶工业骄傲的战舰,自此踏上远赴东方的征程,直到十四年后双双战沉在大东沟的血战中,再也不曾回过纽卡斯尔的故乡。

对池仲佑来说,这次起航有着带一点哀伤的浪漫,他在日记中慨然叹道:“匆匆一别,再晤何期,未免有情,谁能遣此矣!”而浪漫背后,作为一个出生于英格兰大海之滨的少女,意腻也许早就对这样的结局有着预感——世界上的水手,在爱情问题上几乎没有一个靠谱的,无论来自东方还是西方。

编辑:左左
对《北洋水师惨败家眷自杀殉夫 冰心母亲也动过念头》表态
对《北洋水师惨败家眷自杀殉夫 冰心母亲也动过念头》发表评论
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