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最后的瞽师,用黑夜的眼睛寻找光明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钟哲平 发表时间:2014-09-27 05:22

  电影《一代宗师》,张智霖在演唱南音《叹五更》

  电影《一代宗师》,张智霖在演唱南音《叹五更》

  刘志光在演唱《碧海狂僧》

  刘志光在演唱《碧海狂僧》 郑迅 摄

 

  羊城晚报记者  钟哲平

  盲人唱歌,有种特殊的“瞽腔”,孤独苍凉,情切之处,令人不忍卒听。无边的黑暗,让他们的歌声仿如喃喃自诉。与一般的戏曲表演相比,瞽者之歌,更像一种内心独白,而非技艺的展现。

  广府曲艺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就是失明人表演者。失明的男曲艺演员称为“瞽师”,失明的女曲艺演员称为“师娘”或“瞽姬”。瞽师让地水南音得到广泛传播,师娘把粤曲、粤讴带到茶楼,形成曲艺歌坛。

  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卖唱为生的瞽师与师娘已基本消失。而失明曲艺表演者对粤曲的贡献,却不应忘记。广州现存唯一的失明人曲艺队是越秀失明曲艺队,近年加入了不少并非失明的曲艺爱好者,队友们把曲艺队的名字改成了“越秀光明曲艺队”。一字之差,心生温暖。只要有音乐,心中就有明灯。

  1

  刘志光,与《一代宗师》擦肩而过

  如果不是因为赴港手续出了问题,出现在电影《一代宗师》里唱南音的,就是刘志光,而不是现在的张智霖。

  羊城晚报记者到芳村采访刘志光时,几乎迷路。帮忙牵线的广州炎黄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谢少聪告诉记者:“当时王家卫来寻访时,也迷路了。”

  王家卫的构思是,在电影开头,叶问的太太去茶馆听曲,此处将出现一个失明艺人在唱南音,营造浓郁的怀旧气氛。香港有不少研究南音的学者,可是王家卫希望找一个真正演唱地水南音的瞽师。当他听说广州芳村有一个失明人曲艺队,每周三聚在一起唱曲,马上就来寻人。

  《男烧衣》、《客途秋恨》、《叹五更》……一曲曲唱罢,王家卫被瞽师们深入灵魂的歌声所震撼。尤其是唱《叹五更》的刘志光,声音洪亮而不失浑厚,穿透力极强,有种追心的魄力。王家卫如获至宝,立即邀请刘志光赴港参加《一代宗师》的拍摄。可惜事与愿违,由于赴港人数的协调和相关手续未办妥,刘志光最终未能成行。如今出现在电影《一代宗师》里唱《叹五更》的,是香港演员张智霖,由粤剧名伶阮兆辉配音。

  与《一代宗师》擦肩而过,对刘志光并没有什么影响。他说:“我几十岁,有退休金,每个星期和曲友一起唱曲,很开心。”

  67岁的刘志光在曲艺队里,被称为“光仔”。老队长莫若文今年76岁了,曾和著名瞽师何世荣一起组队唱曲。曲艺队中79岁的李广生是何世荣的入室弟子。“荣腔”第三代传人郑健明是队中最年轻的,今年60岁。资深作曲家刘荫慈则已80高龄,代表作有何世荣演唱的《今昔歌坛》、罗家宝的《普陀奇遇》、陈笑风的《沁园春——长沙》、文觉非的《天上人间同鼓舞》等,光看这些人名,已觉时光飞逝。

  越秀失明曲艺队成立于1956年,转眼半个世纪。曲艺队中仅存的几位失明人演唱家,成为了广州最后的瞽师。莫若文只收了失明工友郑健明为徒,李广生、刘志光也不愿教盲人唱曲。谈起当年沿街卖唱的经历,爽朗的莫若文至今仍黯然神伤。李广生说:“连粤剧都越来越少人睇了,一个人唱曲点揾食啊?”刘志光说得更直接:“教盲人唱曲系害佢,学唱曲不如学按摩!”

编辑:
对《羊城最后的瞽师,用黑夜的眼睛寻找光明》表态
对《羊城最后的瞽师,用黑夜的眼睛寻找光明》发表评论
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