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将领:南昌起义朱德就用十六字诀打游击了

来源:人民网 作者:金一南 发表时间:2014-09-24 11:34

核心提示:50多年后,侯镜如回忆这一段战斗经历时说“会昌战斗中,朱总指挥我们和钱大钧作战,就采用了游击战法。敌人退,我们跟着进;敌人驻下了,我们就从四面八方打冷枪,扰乱敌人,不让他们休息。这就是‘敌退我追,敌驻我扰’”。

本文摘自《浴血荣光》,作者:金一南,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原载于人民网

周恩来如何总结南昌起义的经验与教训

南昌起义在军、师两级设立了党代表,团、营、连三级设立政治指导员。这一体制到1927年10月底崩溃,所有师以上党的领导人均已离队,只剩一个团级政治指导员陈毅。

军事干部也是如此。师团级军事干部只剩一个七十四团参谋长王尔琢。

领导干部如此,下面更难控制。

营长、连长们结着伙走,还有的把自己部队拉走,带一个排、一个连公开离队。

剩下来的便要求分散活动。

林彪带着几个黄埔四期毕业的连长找陈毅,现在部队不行了,一碰就垮,与其等部队垮了当俘虏,不如现在穿便衣,到上海另外去搞。

后来人们把这段话作为林彪在关键时刻对革命动摇、想当逃兵的证据,其实言之过重了。在当时那种局面下,地位比林彪高且不打招呼就脱离队伍的人比比皆是。很多走的人都如林彪所想,不是去上海便是去香港“另搞”。若说都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也许太重,起码对这支行将溃散的武装能有多大作为不抱信心。

1927年10月3日,前敌委员会的流沙会议,是轰轰烈烈的南昌起义的最后一次会议。

会议由周恩来主持。他当时正在发高烧,被人用担架抬到会场。郭沫若回忆说,周恩来“脸色显得碧青。他首先把打了败仗的原因,简单地检讨了一下。第一是我们的战术错误,我们的情报太疏忽,我们太把敌人轻视了;其次是在行军的途中,对于军队的政治工作懈怠了;再次是我们的民众工作犯了极大的错误”。

可以想见,当时周恩来是怎样一种心情。

编辑:左左
对《国军将领:南昌起义朱德就用十六字诀打游击了》表态
对《国军将领:南昌起义朱德就用十六字诀打游击了》发表评论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