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自忠为何曾被传为投日汉奸?不得不遵守宋哲元严命

来源:人民网 作者:车晴 发表时间:2014-09-10 08:16

核心提示:1937年10月10日,张将军在南京对《中央日报》记者谈到留守北平的过程:“宋委员长于七月二十八日奉令赴保,要余留守北平代理冀察军政事宜,奉令之下,深自惶悚,诚恐材具弗胜,贻误大局,一再坚辞,终不得已,只好涕泣受命。”

  张自忠 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口述:车晴,整理: 周斌,原题为:《我的外祖父张自忠》

张自忠将军是中国抗日名将,也是抗战中阵亡的军衔及职务最高的中国军人,如今北京、天津、上海都有一条以“张自忠”命名的道路以示纪念。

张自忠将军膝下共有两子一女:长子张廉珍1968年病故,他育有七子;次子张廉静在16岁时病殁;女儿张廉云现已九十岁,有两个儿子,长子车晴,依家中习惯,称外祖父张自忠为姥爷。车晴七岁时在张自明先生(张自忠七弟)家中,第一次听到有关张自忠的故事。张自明在上世纪40年代请人编纂了《张上将自忠纪念集》和《张上将自忠画传》等资料。车晴在此基础上,搜集了大量关于张自忠将军的家族口述记忆及书信、档案文件、报刊等关于抗战的史料,于2011年编写出版了《张上将自忠年谱简编》一书,详细展现了张自忠将军一生各个时间段的工作、生活细节。

在张自忠将军的一生中,1937年7月下旬是一个特殊时期,当时大量日军集结华北,平津已成危地,张自忠就是在这种情势下,奉命代理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冀察绥靖公署主任及北平市长的职务,与日寇周旋。这段经历却被当时人们误以为投敌,直到他牺牲后,还有人认为他是以死表清白。这种说法受到张自忠外孙车晴的质疑,他以大量第一手材料为依据,向本刊记者讲述了七七事变后张自忠将军奉命留守北平的具体经过。

奉命赶赴北平

1937年7月25日晚,日军步步紧逼,时任29军38师师长兼天津市市长的张自忠将军奉29军宋哲元军长的命令,乘火车离开天津赶到北平,共商抗敌对策。传言与误解也就从此而起,在上世纪60年代曾经有人撰文声称,张自忠是擅自来到北平的,继而又逼走宋哲元,如何如何。

25日下午5时,张将军乘坐山海关至北平的四次特别快车离开天津,为了等候张将军,该次列车在天津站误点近一个小时。晚7时30分,列车到达位于正阳门东侧的北京老火车站,到车站迎接张将军的要人有: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秦德纯、29军132师师长赵登禹、冀北保安司令石友三、北平市警察局局长陈继淹、冀察政务委员会政务处长杨兆庚等军政要员二十余人。离开车站后,张将军先乘车回到府右街椅子胡同的家中休息片刻,然后赶到宋哲元军长的宅邸,向宋军长报告军政要务,宋军长的家位于武衣库(今政协礼堂的南门以西),两者相距不远。当晚,29军和冀察政委会的要员在铁狮子胡同(今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的进德社召开重要会议,张将军离开宋家后,也赶去出席会议。

当时北平、天津、上海和南京的数家大报如《申报》、《中央日报》、《天津益世报》、《北平益世报》、《华北日报》、《世界日报》、《北平晨报》、《京报》等,都对张将军奉命到北平一事有过详细报道,可以证实张将军是奉命公开到北平的,所谓擅离职守,秘密来平,另有图谋的说法,纯属不实传言。

编辑:左左
对《张自忠为何曾被传为投日汉奸?不得不遵守宋哲元严命》表态
对《张自忠为何曾被传为投日汉奸?不得不遵守宋哲元严命》发表评论
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