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酷吏”张汤后人命运:儿子成三朝重臣九世封侯

来源:文史天地 作者:崔建华 发表时间:2014-08-29 10:06

核心提示:张安世字子孺,京兆杜陵人(今西安市东南),是汉武帝时期著名酷吏张汤之子。

本文摘自:《文史天地》2011年08期,作者:崔建华,原题为:《如履薄冰的卫将军张安世》

张安世位高权重但小心谨慎。在伴君如伴虎的朝廷上,虽然也有忧郁,但能平安度过一生。他的处世哲学,可为后来相似者鉴。

今日陕西西安市南郊有个高地叫做凤栖原。2007年,这个地方发现了一处占地面积很大的家族墓地,发掘工作直到现在仍在进行。最近国家文物局正组织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活动,该家族墓地赫然在列,并很有可能最终当选。这不仅仅是因为其规模宏大,还在于大墓主人的显赫身世。有媒体在报道中对墓主的描述是“三朝重臣,九世封侯”,他究竟是什么人物呢?文物部门根据出土的“张”字铜印和“卫将长史”封泥,断定大墓主人就是西汉名臣张安世。因为根据史书记载,西汉姓张的卫将军唯有张安世一人而已。

汉武帝给予的恩与痛

张安世字子孺,京兆杜陵人(今西安市东南),是汉武帝时期著名酷吏张汤之子。汉朝允许高官保举子弟入仕,张汤历任廷尉、御史大夫,张安世得父亲庇荫,少年时代即在宫中做郎官。郎官的本职是“掌守门户,出充车骑”,为皇帝看门护驾,虽说荣耀,但毕竟类似于跟班的小厮。张安世就不同了,武帝派他以郎官的身份到尚书令手下做事。尚书可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皇帝掌握天下事除了通过三公九卿,另外就依赖尚书了。再说三公九卿五日一朝,并不能天天见到皇帝,平日的很多奏章往往要汇集到尚书,然后呈皇帝御览。如此重任,若不是张安世大才堪用,武帝岂能让他去做?

汉武帝待下十分严苛,张安世不敢怠慢,就连放假也从未休息过。如此勤勉,再加上父亲位高权重,张安世的仕途前景本是不可限量的。不幸的是,元鼎二年(前115),他父亲出事了。当时朝中有几个大臣因嫉恨张汤,联合丞相庄青翟,告发身为御史大夫的张汤,理由是朝廷议定一些经济措施后,张汤总是给大商人通风报信,作为回报,商人们肯定也给了张汤不少好处。汉武帝最痛恨手下背着自己搞小动作,不过,念张汤多年来劳苦功高,他原打算只给予警告。他问张汤:“我很奇怪啊!为何我想干什么,那些奸商都会提前知道呢?朕的好御史大夫,你说说。”张汤心存侥幸,以为武帝尚不了解内情,推说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汉武帝认为张汤死到临头不知悔改,竟然还敢欺骗自己,一怒之下将其处死。可追赃的时候,张汤的家产还不超过五百金,都是朝廷过去给他的赏赐所得,不存在违法暴富的问题。汉武帝意识到是有人刻意要陷张汤于死地,于是将包括丞相在内的告发之人全部诛杀。

父亲犯了死罪,通常来说,出于皇帝人身安全的考虑,张安世根本就没资格继续呆在皇帝身边了。只因武帝觉得挺对不起张汤,非但没有赶张安世出官,还想找个合适机会提拔他。有一年,汉武帝出外巡察,丢失了三箱书,问遍群臣,无人知晓。张安世却能把内容一一誊写下来,供武帝阅览。武帝悬赏得到原书之后,拿来与张安世写的仔细对比,竟然没有丝毫差错。虽说汉代的三箱书写在笨重的竹简上,不比纸书,但三箱竹简所能书写的内容仍然是相当多的,张安世能默写下来,着实令汉武帝惊叹不已,于是他被提拔为尚书令,后来又升任光禄大夫。

编辑:左左
对《汉代“酷吏”张汤后人命运:儿子成三朝重臣九世封侯》表态
对《汉代“酷吏”张汤后人命运:儿子成三朝重臣九世封侯》发表评论
文史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