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团长:桂系在安徽与日寇达成互不侵犯协议

来源:凤凰网 作者:伍焕嵩 发表时间:2014-08-26 10:39

核心提示:新桂系部队和日伪之间的这次谈判,虽没有签字换约,不受文字上的约束,但实际上却同日伪达成了“防共”协议。

  本文摘自:《新桂系纪实》,作者:伍焕嵩,原题:出版:广西政协文史办

编者按:为传递新闻价值之必要,凤凰网历史频道特刊发广西政协文史办出版的《新桂系纪实》部分内容,以飨读者。该文系中国互联网首发。作者伍焕嵩,芦圩伍屋街人,抗战时期曾担任国民党军上校团长。

一、勾结日军订立秘密协议

抗日战争时期,在皖东纵横二三百里的地区内,有新四军、国务院新桂系部队和日伪军三种力量同时并存。当时津浦路淮南段和长江沿岸各个据点都被日伪军盘踞,新桂系部队则收缩在以皖东战略据点古河镇为中心,包括合肥、全椒、和县、巢县、含山等县边缘共百余里的地带上,新四军的活动区域是在这些点线以外的广阔的整个皖东地区。

当时日军兵源枯竭,想固守南京外围的据点已感力量不足,而新桂系在这里的兵力也只有一七一师,安徽保安第三团和第十游击纵队,三方面的力量都相差不远。如果新桂系部队和新四军携手团结,共同驱逐日军侵略者,那皖东将是一个非常好的局面。但他们却公然勾结日伪,掉转枪头来对付抗日的新四军。

一九四四年冬,驻扎在合肥县东南长临河镇的汪伪军团长陈俊之函约皖东新桂系部队的指挥官漆道澄派人去商谈防共事宜。

长临河面向巢湖,背倚淮南线,是水陆交通的孔道,陈俊之利用这些有礼条件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经常送礼物给大别山的新桂系头目,甚至和军统也搭上了关系。所以从大别山到皖东来视察的国民党党政要人,多走三河口坐船到长临河,由陈俊之派人枪护送到皖东新桂系部队驻地。

皖东桂军指挥官漆道澄接到陈俊之的信后,当晚召集会议,决定由机要室主任陈大镛和我代表他去商谈,有关政治问题由陈大镛负责,有关经济问题由我负责,有关军事问题良人商量办理,不能决定的就请示后再处理,并指派陈大镛负总责。

我们由古河走两天半才到长临河,镇上只见每条街上都有烟膏店,几乎每隔三五家就有一间,门前摆着十盆八盆的烟膏,象酱园店卖酱一般,任客选购。还有吗啡,是由陈俊之等集资设厂提炼专卖。

当天陈俊之殷勤地招待我们,在他警卫森严的私宅洗澡、宴饮。在谈话中,陈俊之说:日军联络官(日军派来监督指挥他这支汉奸部队的)昨天由合肥回来,打算参加这次商谈。晚上陈大镛和我回到住处商议,万一日本人横蛮无理,强迫执行什么条约,那就很难转圈。乃决定陈大镛暂时避不出面,推说中途患病未到,由我出席,并请陈俊之隐瞒陈大镛到达长临河的消息。我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就推说不能代表皖东当局,暂缓一步,待商量后再作答复。

第二天陈俊之大摆筵席,邀请长临河的汉奸头目和他的左右手—副团长(姓名不详)和师部参谋谷桂馨作陪。陈俊之本人则推说有事去师部不来参加,这就把和我谈判的对手由汪伪军转为日军了。很明显他们提出的这次谈判是日伪方面事前有计划做好这圈套。所谓日军联络官昨天刚回来,陈俊之又恰好有要事去师部等等都是借口。开席之前,我和日军联络官在谷桂馨住处会面,正式商谈。他在赞扬新桂系部队“防剿”新四军的“功绩”之后,提出今后合作的办法,拿出一份早就拟好的条款给我看,那上面连他代表日军岛田部队长的官衔姓名,都签上字了,剩下由我方签名的地方是空着的。日军草拟的条款内容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互不侵犯,说明双方各自据守现有阵地,不得侵入对方防区,也不得袭击对方部队。第二部分是共同“防共”,内容包括:1、双方交换有关新四军的军事情报;2、任何一方和新四军作战时,另一方有责任出兵相助。第三部分是物资交换,要皖东供应日方革麻、花生、杂粮等,日方供应食盐和其它日用工业品。

编辑:左左
对《国军团长:桂系在安徽与日寇达成互不侵犯协议》表态
对《国军团长:桂系在安徽与日寇达成互不侵犯协议》发表评论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