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击败明朝最强水师的海盗

来源:深圳特区报  发表时间:2014-05-28 10:30

核心提示:当然,郑芝龙的“不追不杀,百计求抚”的策略正中明王朝的下怀,而堂堂明王朝之所以向一介海盗委曲求全,也是由当时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决定的。

本文摘自:《深圳特区报》2013年5月13日第C04版,作者:张培忠,原题为《海权战略(6)》

百计求抚

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腹背受敌、左右掣肘的复杂情势下,郑芝龙深知,为了实现其更远大的政治抱负,应尽量避免与明王朝直接对抗,相反,必须与明王朝合作,以取得合法地位,获得政治权力,将官职权力与海盗势力整合在一起,以便借助明朝官军力量,与郑氏力量一起抗击荷兰殖民者的侵扰,消灭其他海盗集团势力,进而胁迫明王朝放弃海禁,开放海上贸易,实现其海商资本的利益最大化,成就其东南海上霸主的地位。从这一战略目标出发,郑芝龙在与明官军作战时,全力以赴打败官军,但在屡次大胜之后,又及时收兵,不追不杀,一再向明官军释放善意。“舍洪都司(先春)不追,获卢游击(毓英)不杀。又自旧镇至中左所,督臣俞咨皋在中左,闻讯亦纵其微服以遁。中左之人开城门,哀求不杀,芝龙又约众不入”,郑芝龙可谓煞费苦心,不放过任何机会向明王朝示好。邵延寀《东南纪事》载:“时方征天下兵聚辽东,不能讨芝龙,用抚羁縻。芝龙复入海物奇珍,赂中贵人及福建省达官多为之言,授游击将军”。可见郑芝龙对明官军的态度是深谋远虑,一以贯之。

当然,郑芝龙的“不追不杀,百计求抚”的策略正中明王朝的下怀,而堂堂明王朝之所以向一介海盗委曲求全,也是由当时特定的社会历史条件决定的。此时的明朝,已经走到了末路,内部吏治腐败、朋党林立;外部经济崩溃、民怨沸腾;国境周边狼烟四起,北方边境的满洲贵族向腐朽的明王朝展开全面的军事进攻,东南沿海的荷兰海盗、日本倭寇和中国海盗同时出现,给明王朝造成极大威胁。其严峻的形势是“东南海氛之炽,与西北之虏,中原之寇,称方今三大患焉”。面对如此严重的局面,明朝政府不得不对郑芝龙实行招抚政策,以郑氏集团平定东南沿海海盗集团,解除明朝政府的后顾之忧,再集中力量镇压李自成、张献忠等农民起义,根治威胁更大的心腹之患。

1626年(天启六年)12月,郑芝龙在漳浦旧镇大败福建都司洪先春后,明朝终于下决心招抚郑芝龙。遂派福建巡抚蔡继善任泉漳海道,专门招抚郑芝龙。郑芝龙早有降明之意,随即带领船队来见蔡继善。虽身膺朝廷重寄,但老官僚蔡继善骨子里对郑芝龙仍有轻慢之意,他要求郑芝龙解散船队,缴出武器船只,但又不给海盗粮饷。面对不平等条件,郑芝龙恐受暗算,勃然大怒,再次下海为盗。1627年5月,郑芝龙进犯铜山、中左所,大败都督俞咨皋所部福建水师,福建水师是明朝水师最强的一支,郑芝龙击败福建水师,表明他在中国沿海纵横已经没有对手,明朝廷为之震惊,刚刚即位的崇祯皇帝下令兵部和福建巡抚熊文灿着手办理招安郑芝龙一事。郑芝龙看到了朝廷的诚意,欣然接受招抚,并被授予福建海防游击。郑芝龙在军力优势的背景下向明朝投降,固然有其长远的政治考量,实质上也是中国的海上力量通过郑芝龙向明朝投降,从而进一步协调了与明朝政权的关系。

编辑: 左左
对《揭秘击败明朝最强水师的海盗》表态
对《揭秘击败明朝最强水师的海盗》发表评论
深圳特区报